金融风险案例

编者按:本文引用金融产品设计、风险控制模式、互联网金融等经验论述,希望提供关于“金融风险”一个较为立体的视角,进行一场关于风险的博弈之旅。

金融产品设计

金融不是“量化投资”,不是“把一块钱变成两块钱”,不是“交易所尔虞我诈把钱从你的包里拿出来放到我的包包里”的游戏。金融是一门产业,一门关于未来的产业,说到底就是一种交换,那现今买未来某个时点的一笔钱,和你到小卖部买一瓶可乐没有本质区别。

也有不同。小卖部一手交钱一手交可乐,但是“未来”是不确定的。你不知道明早上班的时候老板会不会突然说后天不要来了,于是你大后天交不出房租了;你不知道台风会不会莫名其妙把你买的房子刮走…要说未来的一笔钱值多少钱,就必须考虑不确定性,又称“风险”。所以金融说到底就是关于“风险”的生意。

而这一门生意,其实只有两种技术:拆分和打包。贯穿了所有的金融产品设计。

  1. 公司能挣钱,但是每年挣的钱都不一样,所以把公司价值拆成债权和股权。债权人拿走固定的一部分,股权人拿走剩下的;
  2. 债券可能违约,所以把债权拆成优先债和次优债。优先债权人先拿承担更少风险,次优后拿;
  3. 股权有涨有跌,所以设计期权。涨得部分期权持有者拿走,跌的部分卖家承担;
  4. 东西价格有涨跌,所以设计期货。双方的风险敞口相反,组合在一起恰好抵消;
  5. 互换,不过是把一堆期货组合在一起;
  6. 美国投资者想投资中国市场,就会面临两种风险:股价风险和汇率风险。拆:我按照股票指数付你美金,你面对股价风险,我面对汇率风险。这就是Quanto Derivatives


所以一切金融产品的设计,只有一个目的,拆分、打包风险,分配给对应的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能有效地剥离或者打包风险的开创型产品,就是好产品。唠叨这么多,我们接下来看题主问的三种产品。

  1. CDS:公司债主要包含公司信用风险,经济风险和利率风险;CDS有效剥离出了信用风险。这个不必多说;
  2. ABS:这款产品并没有剥离不同类型的风险,只是将一份风险分成若干份,分散出去。
  • 通过持有多种ABS可以分散掉异质性风险。设想100家银行给100家航空公司贷款买飞机,飞机有失事风险,如果飞机失事,银行的投资就会出现巨大亏损。如果每家银行都只持有一家航空公司的,那么每家银行都会以一个较小的概率面对一个较大的损失。如果每家银行都把这笔贷款做成债券,并相互持有,由于飞机失事相互独立,每家银行将会以较大概率面对较小的损失。后者对银行来说更受欢迎。(如果你把股票想象成“公司收益backed security”,持有多种家公司的股票可以分散掉异质性风险,马科维茨正在向你微笑)
  • 如果市场上都是财大气粗的玩家,那么ABS就没有用武之地。在上述飞机的例子中,如果有一家银行向所有航空公司提供贷款并持有(等价于它把所有ABS份额买走),那么ABS没有任何意义。
  • 证券化的过程增加了资产的流动性,增加了资产的价值,价值增加的来源在于“流动性风险”的消除。然而这一风险和别的风险有区别,因为这一风险并不来源于“不确定性”,而来源于市场摩擦。这一点不多做讨论。

3. CDO:这是一款最难讨论的资产,因为CDO本身是极其多样化的,更像是一个抽象的“类”的概念。很多其他产品,ABS, RMBS, CMBS,都可视为CDO的子类。如果你知道某种CDO产品并不能拆分组合风险,欢迎评论。以下部分是在下一点不成熟的小观点:

  • 完美的CDO的组成形式是把资产组合到一起形成资产池,并用资产池的现金流对外支付;
  • CDO的支付一般会分层(tranch),形成不均匀的拆分;尽管没有剥离出某种特定的风险,却有效形成各式风险的组合

综上,这三种产品是金融创新的杰出产物,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切合了“金融”这一行业的本质,就像可乐之于饮料业,面料之于纺织业而已。

风险控制模式

干了两年多典当,遇到了各式各样的人。很多来借钱的人都会给讲故事 :遇到了怎样一个赚钱的好机会、重资产只是缺现金流、自己未来会如何如何牛逼等等。但是不管讲了什么样的故事,对我们来说都毫无意义,我们有一套自己的风控措施,最终要做成业务,都要解决3个问题,我把他归纳为:

你是谁?钱到哪里去?钱从哪里来?

你是谁? 借款主体的基本资料,要提供个人的身份证、结婚证、户口簿、个人征信、名下的房产车辆产业等。若借款主体是公司则要提供企业的证照、征信、章程、各银行贷款情况、企业经营情况、企业拥有的所有资产等 客户提供后我们要通过各种途径去落实,若有隐瞒或者欺骗行为的直接过掉吧

我们的调查并不特别全面,只是非常的关注几个认为重要的问题,做到详尽,例如:

  1. 银行方面,通过银行内部关系打听客户会不会被抽贷被压缩等等,看看行里的意向,审批手续
  2. 房产方面,通过房产交易中心调查其有无抵押查封和详细的情况
  3. 行业方面,打听客户所在行业有无对其的评价,这个需要人脉了
  4. 实地勘查,看客户公司、工厂,有时候去家看看,不过这个很少。新客户必须去看现场
  5. 涉案调查,让律师在法院调查其涉案情况,是否有大量的民间借贷案件,是否有大量业务纠纷。目的一是看看信用如何,二是防止由账户被查封的情况,这个和银行调查是联动的
  6. 银行征信,看有无关注和不良,看企业总的贷款和担保情况,看接下来还有几笔要还的贷款,防止被入套(做完一笔还必须做第二笔,否则第一笔银行放不下来)

有些方面比银行做得细,但是有些就差很多,比如各种报表啥的,基本不看

钱到哪里去? 借钱干嘛用的?为了改善生活的就算了吧,用于高风险生意的也算了吧,反问你管我干嘛用的直接撵出去好了… 借款用途很重要,必须有明确的目的,那些说的含糊不清或者漏洞百出的就不要浪费时间了 说的靠谱的可以进行下一个环节:落实和控制 客户自述的所有信息都要去落实查证,如果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查证的,放弃 资金去向必须由我来直接控制,客户坚决要求自行支配的,放弃 举个例子来说,借款用途是银行还贷过桥。 银行方面必须得到副行长级的确认,保证企业没问题,不会抽贷等(自己和银行不熟的话就算了吧,放弃) 还款操作必须由我司来进行,借款从我的账户进客户指定账户,最后进还贷账户。我控制客户转款路径上所有公司的银行网银、印鉴、票据等 客户从借款发放到还贷完成,全程根本看不到钱。

要点就是必须专款专用,款项去向在我控制之下,客户无法挪用

钱从哪里来? 客户怎么还钱?什么时候还?从哪来钱? 还款来源是重中之重。无法保证这个,所有的一切都是白搭。 还款来源同样必须明确可查证落实,同样也需要在我控制之下,目的是客户无法挪用。 实际操作起来是比较复杂的,要说透不容易,说几个主要的还款来源的风控吧

1.明确的、既定的、板上钉钉的还款来源 仍以银行还旧贷新的过桥业务为例,前期经过落实了,银行何时发放贷款发放的金额都很明确。现在要做的就是控制,保证银行放款后能用于偿还我司的借款,保证不挪作他用。 控制银行借款主体的所有能用于转款的东西,包括网银、证照、票据、印鉴、密码器等。印鉴要在柜台验印,网银要提前做小额支付测试并确认转款限额,密码器要实际操作测试。必要时还要控制法人身份证。 银行放款是流贷形式的,要控制受托支付户的全套东西,要提前备好受托支付用的票据 银行放款是承兑形式的,要全程跟随控制汇票,不收到贴现款不给票。电票还要拿到收票人网银 如果和银行关系较好,最好能提前沟通,把贷款发放时间安排在下班以后。 在银行贷款发放前还要再一次落实客户账户是否有查封和冻结情况。 做到以上几点,基本上就能控制住钱了。客户根本不用他出面,账上有了钱直接就还给我们了

2.有足额的抵/质押物做为还款来源 客户现金是没有了,但是有点东西还比较值钱,抵押质押给你,万一没钱还就变卖折现吧。 这种情况很常见,风控措施相对是比较复杂的,以最常见的房产抵押为例吧 要确认给你的抵押物是干净的。去落实有无查封、全款是否付清、有无除银行按揭外的其他抵押、权属是否明确、全部所有人是否都同意处置、目前是否有出租、是否是唯一住房等。 最安全的方法是去房产交易中心做房产抵押,如果条件受限做不到,起码落实清楚上述几个事情后再做综合考虑。 接下来是要做客户不能还钱需折现的考虑,未雨绸缪。这些考虑包括: 房产估价是按照易于出手的价格估算并且压低折当率(客户不一定同意,要反复沟通); 提前备齐打官司所需的全部法律文件(涉及客户的资料,借款前问客户要通常都会给,只要打官司时发现少东西再要客户就不会配合了); 时间节点的把握,这里指的是诉讼和查封。这点很重要,做早了可能会影响客户征信,把本来的低风险业务搞进死胡同,做晚了会丧失主动权或者减少将来房产处置后的份额。 完美情况是做到一押一封。

房产抵押的问题上能说的太多了,很多玩法,有很多不良律师就喜欢干这个

3.未来的收入做为还款来源 这种来源是客户用的最多的,也是我们拒绝的最多的,大多数故事都是在讲这个。 我听过处理国家储备粮先通过关系低价买入已经有公司愿意高价收购的故事; 东北夜总会向山东啤酒厂低价进啤酒高价销售的故事; 发明专利被多家公司意向转让收购现在就差“饭钱”的故事; 收购了一冷库过期鸡要出口给急缺鸡肉的外国人民的故事; 马上就要上市会打滚赚钱的故事; 这些还算是理智型,起码能自圆其说的讲出个所以然,还有不理智型的: 我是开公司的,我会赚大钱… 我有内幕,我买的股票会搭着火箭往上涨… 背景深厚水很深政府会帮他还钱…

我挺爱和这样的人谈业务的,听他们讲故事觉得特别好玩。因为只要到了这一步是铁定不会借给他们钱的,没有心理压力,且听着玩呗。 他们说的这些事我压根都不会去查证落实,因为这些故事都有一个通病:我控制不了 这些收入如何能保证收到?如何能保证收到后用于偿还我的借款? 做不到,不靠谱

我控制不了的对我来说就没有意义,各种信誓旦旦热泪盈眶统统没用。

做资金生意最重要的是自身的资金安全,钱可以少赚,但是本金损失了就没得玩了。 哪怕你利息收到每天千一,年化36%呢,够高了吧。但是只要有一笔本金损失,等量业务要做1000笔才能补回来。 我们的风控原则是一票否定,发现10个问题,只要有1个问题没说清或者不真实,这笔业务也不做 还有一个办法是反向思维,先把借钱的客户认定为骗子或者这笔业务是不良,然后全方位的考虑看能不能推翻这一观点。能推翻的就做,有瑕疵的就不做。

至于有些人说的强行催收。。。 从来没用过,因为用不上。 能预防的就预付,能法律解决的就法律解决。

关于适用的业务情况 很多朋友觉得这种风控措施过于严格了,会不会有成本和效率上的问题。 其实不是所有业务都这么做的,会根据客户的情况和借款的金额选用不同的风控措施。 对我们来说这种措施适用于大百万以上的业务,小几百万的业务基本已经不做了。 业务目前仅针对企业,单纯的个人借款不做 我们的风险理念是金额越大反而相对越安全,这个不详细解释了,大体意思就是体量越大银行越不容易让他们死掉,小企业的死活银行不怎么在乎。 当然了各家有各家的观点,反正我们是这么认为的

关于银行 有朋友认为风控太严客户干脆找银行借钱好了,费用还相对少一些 其实和银行是没有业务冲突的,我们和银行经常合作 在银行借钱的优点主要是费用相对少,缺点是审查较为严格,时间较长放款慢 我们所有的调查工作通常会在1天内完成,很多业务都是第一天申请第二天放款的,速度快 各企业的情况还是挺复杂的,有些是达不到银行的标准但是能达到我们的标准,很多是急用钱的。 需求不同造成了市场划分,客户根据自己的情况来选择适合自己的融资渠道

关于典当、民间借贷、高利贷 高利贷这种说法很笼统,而且带有贬义。就是借贷业务嘛,收的费用高一些而已。有说砍手砍脚黑社会的,那个与我们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们就是做融资借贷的,不管是用典当的名义还是用民间借贷的名义。收费高,但都和客户提前谈好了的,客户如果觉得可行才做,承受不了也没有逼着客户做。 有人说乘人之危趁火打劫的,我完全不同意这种说法。 在双方谈妥的情况下客户付出成本达成自己的目的,这是一种契约行为。 双方都有选择的权利,我认为风险高的可以拒绝、认为收益低的可以拒绝;客户认为要求多了可以拒绝、认为收费高了同样可以拒绝。 很多业务因为时间急或客户的原因,实际是没有抵押物的,客户只凭一张白纸黑字从我这拿走甚至几千万。万一出了问题还不上钱,找谁哭去?我们承担如此之高的风险,剩下的还用说吗? 还有一点,坚持不做长期业务,很多业务都是短则一天,长则一周的。做短期即使费用高一点,客户也是能承受的。 收费高,几乎没有企业能靠正常利润来覆盖这种成本,长期的高息借钱无异于饮鸩止渴。对企业不好,对我们风险也高。 但是,也不会降低费用,因为同样的资金我可以多做几回短期,收益明显比降费用要好,出于自身经营的考虑,不降价、不退票。。。

关于严守风控标准,业务量减少 很多朋友都指出这一点,风控很严这很好,但是相应的业务量肯定会下降,问这怎么解决。 大家说的这一点没错,的确是这样,业务量下降的很厉害。但是这种下降是我们不是被动的,是主动的。找来要求借款的人越来越多,我们敢去做的越来越少,主动过滤掉大部分觉得有瑕疵的客户。 这个真的没有办法解决,现在的大环境就是这样,各行各业都不好做。银行出于自身资金安全的考虑还经常抽贷压缩,何况是相对弱小的我们。 虽然生意变差了,但是还是想坚持严格风控的原则,经济形势处于严冬,只要没有大的不良,虽然少赚点钱还是可以熬过去的。如果本钱输掉了,那以后就没得玩了。 希望春天来的时候我们还能活着,虽然冬天吃不饱穿不暖的,但是总比死了的好。

前一阵刚经历过一个案子,顺便讲讲吧。

这是关于 钱到哪里去 的问题,因借款用途不明确,最终我们拒绝了。

借款人通过银行的关系找到我们,希望能向我们借2000万,时间最多一个月。

借款人是某生产型企业的实际控制人,该企业股东有很多,大部分是自然人,借款人的持股比例是最大的一个,自述的借款用途为向某一股东收购股权。

借款人说某一上市公司要并购他们公司,谈了好几年了,已经到了实质性阶段,近期可能就要支付高额的定金。

鉴于被并购后会根据持股比例向股东们支付价款,而刚好某一股东急需用钱,所以借款人就想自己先把这个股东的股权收购下来,等收到定金后客户可以用点财务手段,使用该款项偿还我司。

转让股权的股东得到了现在钱,借款人拿到了股权就等于拿到了未来的钱,各取所需,双赢。

我们做了各种调查,银行征信个人征信均无问题,没有恶性涉案,行业内的口碑也特别好,属于业内领军人物。也去工厂看了,规模挺大,去的时候正常生产,库存和原料什么的也正常。

借款人说的并购事宜,由于有法律上保密的要求,没给我们看并购的相关资料,但是我们通过其他途径证实了借款人描述属实。

这几乎就是个完美的业务啊,公司的体量够大,负债也控制的很好,借款人自身没有问题,还款来源也基本可证。

但是,有一点疑问,借款人自述借款直接用途是收购股权,我们要求看看关于股权转让的协议,却未能提供给我们。期间用了各种理由,说对方写的,只有一份,对方让他签了字就拿走了,现在出差了,又不想卖了,不给他复印件,等等。总之,我们没见到这份协议。

这就与常理不符了。

价值2000万的生意,合同由对方起草,另一方居然没有合同,甚至连复印件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急着给对方付钱?虽然说了很多貌似合理的理由,但是终归不符合常理。

我们有点怀疑借款的真实用途,但又实在找不出别的瑕疵,这个业务就继续往前推进着。

到了和我们签订借款合同的阶段了,我们要求必须夫妻双方签字,客户轻描淡写的的说这个不行,夫人出国了,短时间内回不来。

我们又生疑虑,开始从头重新审核这个业务,并且重要的条件罗列了一下:

  • 知名企业家,自身经济状况良好;
  • 公司发展的很好,即将被上市公司并购;
  • 并购后借款人的收益非常丰厚,身价猛增十几倍甚至数十倍;
  • 自述的借款用途基本判定为虚构的;
  • 夫人出国了;

夫人出国了。。。夫人出国了。。。夫人出国了。。。

据我们所知,为了规避法律上的风险,实施并购的企业会要求被并购企业的实际控制人夫妻双方在并购合同协议上签字。

夫人出国了,并购协议就无法签字,并购就无法实施,借款人就拿不到巨大的收益。。。

因此,可不可能这个夫人在胁迫借款人呢?

我们做了个假设:

两人感情出现问题,不离婚,以并购为引子,要求借款人支付赔偿金、补偿金啥啥的,否则就不回国,让你并购完不成。而借款人急于搞定这件事完成并购,但实情况实在无法对外说,所以就编造个用款理由拿到钱解了燃眉之急再说。

如果是这样,借款人的行为就完全说得通了。
从我们掌握的所有情况来看,这个业务虽有瑕疵但风险极低,借款人有还款的来源,还款基本没问题,顶多就是拖延一阵子。

但是。。。 我们最后还是给拒绝了。拒绝的原因是:借款人隐瞒真实用途;不了解真实用途就存在未知的风险,造成还款不可预测,而任何的不可预测都是我们的重大业务风险。

时隔几个月后,我们从圈子里听到了一些关于这个业务的信息,真实情况和我们当初猜测的非常接近。

 

互联联网金融案例

来源 知乎 Daniel Li    kevin chen

转载请注明:产品实验室 » 金融风险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