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岸金融业文件泄密 揭露离岸金融的全球影响

简介

国际调查记者联盟最新发布的一项金融业调查。 揭露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核心的秘密,资本如何在当下运行,巨额的资本如何不为人知地在全球范围内聚集和重新洗牌。 从独裁者、政府官员、亿万富豪,到律师、会计、经纪人等专业技术人员,以及中产阶级,均参与其中。 46个国家的86名记者耗时15个月的一项调查,说的是离岸金融,但并不需要太多专业知识。读完便知,世界各国的权力与资本联系得有多么紧密。

核心发现

1 在阿塞拜疆、俄罗斯、加拿大、巴基斯坦、菲律宾、泰国、蒙古及其他国家,政府官员和他们的家人、合伙人已经欣然接受了使用隐蔽的公司和银行账户这种做法。

2 富豪们通过复杂的离岸金融结构来持有豪宅、游艇、艺术藏品及其他资产,并且获得有利税率及一般人无法享有的匿名。

3 许多世界上的顶级银行——包括UBS(瑞银)、Clariden、德意志银行在内——积极地为他们的客户提供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等离岸藏身处的秘密公司。

4 一个由会计师、经纪人和其他操作人员组成的高薪的产业已经诞生,它帮助离岸金融投资人掩饰他们的身份和商业利益,在许多情况下为洗钱等不法行为提供庇护。

5 庞氏骗局的策划人和其他大规模的诈骗犯已经把离岸避风港当做惯用手段,用来实现他们的骗局并转移非法所得。

 

秘密文件暴露出离岸金融的全球影响

记者  Gerald Ryle, Marina Walker Guevara, Michael Hudson, Nicky Hager, Duncan Campbell and Stefan Candea         201343日,早晨6

几十名记者筛选了数以百万计的记录及成千上万的姓名,最终制作出这份ICIJ的关于离岸金融秘密的调查。

250万份文件啪的一声掀开了12万多个离岸公司和信托机构的秘密,世界各地的政客、骗子和富翁们的秘密交易就此暴露。

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得到的这些秘密文件道破了位于英属维尔京群岛、库克群岛和其他离岸藏身处的秘密公司和私益信托背后的持有人的姓名。

他们中不仅有独裁者、华尔街骗子、东欧及印尼亿万富翁、俄罗斯公司高管、国际军火商和一家已被欧盟称为伊朗核项目的齿轮的由虚假董事挂名的公司,还包括了一些美国的医生和希腊的中产阶级。

泄密文件提供了事实和数据——汇款、公司合并日期、公司和个人之间的关系——展示了离岸金融秘密是如何传遍全球,让那些富有者和人脉广的人避税,让他们滋养国家内部的腐败和经济灾难,无论是富国还是穷国。

这些文件详细说明了超过170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和公司的离岸资产。

积聚的文件代表了媒体所能得到的离岸金融系统的最大规模的内部信息。以千兆来计数,整个文件的规模是2010年Wikileaks泄密的美国机密文件的160多倍。

为了分析这些文件,ICIJ和世界各地的媒体人合作,他们来自英国《卫报》和BBC、法国《世界报》、德国《南德意志报》和北德电视台、《华盛顿邮报》、CBC和其他31个媒体。

来自46个国家的86名记者运用高科技快速处理信息和传统的实地调查,来筛选这些近30年的邮件、账簿和其他文件。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事。这个隐僻的世界终于被揭露了。”加拿大女王大学的法学教授和税务专家Arthur Cockfield说,他在CBC的采访中回顾了一部分文件,并说这些文件让他想起了经典的电影《绿野仙踪》的片段,“他们掀开了帘子,然后你发现巫师在操作这个秘密机器。”

匪徒和寡头

巨额的离岸现金流——合法或非法,个人的或公司的——会扰乱经济,使国家相斗。欧洲持续的金融危机是受到一场希腊财政危机刺激,后者因离岸税务欺诈和小小的税务天堂塞浦路斯的银行业崩溃恶化,而银行业的通胀则是俄罗斯现金流的后果。

反腐活动家们抗议离岸秘密金融破坏了法律和秩序,迫使普通公民缴纳更高的税款来弥补消失在离岸金融中心的税收。有研究估计金融犯罪的全球收益的跨境流量总数在每年1万亿到1.6万亿美元之间。

ICIJ为期15个月的调查发现,伴随着完美的法律行为,离岸世界提供的保密服务和疏忽的监管使得诈骗、避税和政治腐败茁壮成长。

文件中确认的离岸投资人包括:

 

  • 和俄罗斯Magnitsky事件相关的个人和公司们。Magnitsky事件是一个税务诈骗丑闻,它使俄罗斯和美国的关系紧张化,并导致俄罗斯出台一项禁令,禁止美国人收养俄罗斯孤儿。
  • 一个委内瑞拉的交易人。他被控使用离岸实体来资助一个基于美国的庞氏骗局,并向一个委内瑞拉官员提供了数百万美金的贿赂。
  • 一个企业大亨。他从阿塞拜疆总统Ilham Aliyev的大规模基建热潮的合同中获益数十亿美元,而当时他是一家秘密的离岸公司的董事,公司的持有人是总统的几个女儿。
  • 印尼的亿万富翁们。他们与去世的独裁者苏哈托有联系,在几十年的掌权期间,苏哈托让一帮精英富了起来。

 

文件还提供了一些陈旧的罪案和金钱踪迹的可能的线索。

在得知ICIJ证实去世的菲律宾独裁者Ferdinand Marcos的长女,Maria Imelda Marcos Manotoc, 是英属维尔京群岛(BVI)上一家信托公司的受益人时,菲律宾官员说他们急切想查出信托里的资产是否有一部分属于Ferdinand Marcos腐败所得的约50亿美元。

Manotoc,现任菲律宾的一个省长,拒绝回答关于这个信托的一系列问题。

Maria Imelda Marcos Manotoc

 

政治相关的财富

ICIJ获得的文件阐明了那些离岸金融服务公司及其客户日复一日用来使离岸公司、信托及其所有者不被发现的策略。

文件表明,Tony Merchant,加拿大高级集体诉讼律师之一,刻意对他在库克群岛上的一家信托公司的隐私保密,1998年他存入了超过1百万美元。

在加拿大税务局的一份文档中,Merchant在被问到是否他在1999年拥有超过一百万美元的境外资产是,他选了“否”。

根据来自为他看管信托的离岸服务公司的文件,在2002年到2009年间,他通常用塞满信封的成千上万的现金和旅游支票来支付给维持信托的费用,而不是采用更容易被追踪到的银行支票或是电汇。

一个文件说明警告该公司的职员,如果他们用传真联系Merchant,他可能会“中风”。

目前不清楚Merchant的妻子,Pana Merchant,一个加拿大参议员,是否在每年的个人财务信息披露表中表明她在信托的个人收益。

根据法规,她必须每年向参议院的道德专员公开她是信托的受益人,但这个信息对外保密。

Merchant夫妇拒绝回应此事。

Tony Merchant.

其他引人注目的名字有俄罗斯第一副总理Igor Shuvalov的妻子及两名俄罗斯天然气公司的高管。

据文件,Shuvalov的妻子和俄罗斯天然气的高管都在BIV公司持有股份。单人均拒绝发表评论。

在邻地,当ICIJ询问关于他拥有离岸公司和一个秘密瑞士银行账户的文件记录时,蒙古议会的副议长Bayartsogt Sangajav说他考虑辞职。

“我不该开那个账户的。”Bayartsogt Sangajav说,他同时还是蒙古的财政部长,“我可能会考虑辞职。”

Bayartsogt说他在瑞士的账户上一度有1百多万美金,但大部分都属于他称之为“商业伙伴”的人,他参与了国际股票的投资。

他承认在蒙古没有根据法规公开他在BVI的公司和瑞士账户,但称自己并没有逃税,因为那些投资并没有盈利。

“我应该把那个公司写进披露表的。”他说。

富有的客户

泄密文件同样展现了富豪们是如何运用复杂的金融手段来持有豪宅、艺术品及其它资产、获得有利税率,和享有一般人没有的匿名。

西班牙名单里有一位男爵夫人,著名艺术赞助人Carmen Thyssen-Bronemisza。文件表明她通过在库克群岛上的一家公司来购买在苏富比、佳士得等举办的拍卖会上拍得的艺术品,如梵高的作品Gennep的水磨。

她的律师承认她通过在海外持有艺术品而获得税收优惠,但强调她使用海外避税港主要是因为在跨国运送艺术品时它们给了她“最大程度的灵活性”。

Baroness Carmen Thyssen-Bornemisza.

在近4000个美国人的名单中有Denise Rich,一个格莱美提名的音乐人,她的前夫是克林顿卸任时爆出的赦免丑闻的核心。

一个国会调查发现,为民主党募捐了数百万美元的Rich,在那场推动克林顿赦免她的前夫Marcrich的活动中起了关键作用。Marcrich是一个石油商人,曾因为逃税和诈骗被美国司法部通缉。

ICIJ拿到的文件表明2006年4月,她在库克群岛的一家信托公司存有14400万美元,存在那个距她当时在曼哈顿的家7千英里之远的珊瑚环礁和火山喷发物组成的岛链上。

那家信托的所有物包括一艘叫做“欢乐女士”的游艇,Rich常在那儿招待名流,和为慈善募捐。

Rich,2011年放弃美国公民身份,现在的澳大利亚公民,拒绝回应关于她的离岸信托的问题。

Denise Rich.

文件中另一个放弃公民身份的著名的美国人,是创办了里程碑式的公司如海湾石油、梅隆银行等的梅隆王朝的成员。James R. Mellon —— 一些关于亚拉伯罕·林肯和他自己家族的创始人Thomas Mellon的书的作者 —— 用四家在BVI和Lichtenstein的公司来进行证券交易,并把数以千万计的美元转移到他控制的离岸银行账户。

文件显示,像许多离岸玩家一样,Mellon看起来用了些手段来是他自己和离岸收益保持距离。他经常运用第三方的姓名来作为公司的董事和股份持有者,而不用自己的,这是离岸实体们经常使用的一种法律手段。

在意大利,Mellon告诉ICIJ,实际上他过去拥有一堆离岸公司但已经都给处理掉了。他说出于有利税率和债务原因,他在律师的建议下开设了这家公司。“但我从没违反税法。”

提到采用匿名,Mellon说“这些公司都是这么设立的”,并补充道,这对像他这样经常旅游而把生意交给其他人的人来说,十分有用。“我刚听说一位总统候选人在开曼群岛有大量金钱。”Mellon,现在是一个英国人,说。他暗指前美国总统候选人罗姆尼。

“并不是每个有离岸业务的人都是骗子。”

James R. Mellon.

 

离岸的增长

离岸世界的匿名让追踪这些现金流变得十分困难。麦肯锡公司前首席经济学家James S. Henry所做的一项研究,估计富人在离岸避税港的私人金融财富为21万亿到32万亿美元,大致相当于美国和日本两国经济之和。

当全球经济受挫时,离岸世界保持增长,Henry说,他现在是税收正义网的董事会成员,该网站是一家国家研究和游说团体,批判离岸避税港。他的研究,举个例子,世界上50个最大的私人银行所管理的资产——它们常采用离岸避税港来为他们“高净价值”的客户服务——从2005年的5.4万亿增长到2010年的超过12万亿。

Henry和其他批评家坚决主张离岸隐蔽会对政府和法律系统产生有害影响,允许不诚实的官员掠夺国家财富,并为人贩子、匪徒、动物偷猎者和其他剥削者提供掩护。

离岸金融辩护者们反驳道,大部分离岸投资人都从事的是合法交易。离岸金融中心,他们说,使公司和个人得以多元化投资,成立跨国界的商业联盟,在一个回避了繁重的规则和岸上世界的官僚作风的企业家友好环境下做生意。

“一切都更加专注于生意。”David Merchant,一个在线新闻杂志OffshoreAlert的出版人,说,“如果你不诚实,你会错误地利用它。但如果你诚实,你会用正确的方式从中获益。”

ICIJ的报道大部分专注于两种离岸金融公司的运作:基于新加坡的Portcullis TrustNet(保得利信誉通)和基于BVI的Commonwealth Trust Limited(CTL,联邦信托公司)。它们帮助了成千上万的人成立离岸公司、信托和难以追踪的银行账户。

BVI的监管者发现CTL在2003到2008年不断违背岛上的反洗钱法,没有去核实和记录其客户的身份及背景。“这家奇特的公司在其内部有系统性的洗钱问题。”BVI的金融服务监察委员会的一名工作人员去年说。

例如,文件显示,CTL在2006和2007年为某人成立了31家公司,后来那人在英国法庭上被证实是Mukhtar Ablyazov的挂名负责人,后者是哈萨克的一个银行大亨,已经被起诉从前苏联最大的银行之一窃取了50亿美元。Ablyazov否认罪行。

Thomas Ward,一个加拿大人,在1994年合作成立了CTL,并继续留下来做为咨询师工作,他说CTL的客户审查程序符合BVI的行业标准,但是没有审查能够保证像CTL这样的公司不会“被不诚实客户欺骗”或者雇佣“所有历史检查都表明他很诚实的人”但“之后变得不诚实”。

ICIJ对TrustNet文件的检查发现了30名美国客户卷入诉讼案或者是欺诈、洗钱及其他严重金融犯罪行为的案件。他们包括前华尔街巨子Paul Bilzerian,一个公司狙击手,于1989年被判税务欺诈和证券违法;Raj Rajaratnam,一个对冲基金经理和亿万富翁,2011年在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内幕交易丑闻之一中入狱。

TrustNet拒绝回答这篇文章相关的一系列问题。

黑名单

ICIJ获得的这些记录揭露了离岸金融操作人员是如何帮助他们的顾客编造跨越国家、大陆和半球的精密复杂的金融结构。

根据记录,一个和臭名昭著的非洲独裁者有联系的泰国官员使用位于新加坡的TrustNet为她自己在BVI成立了一家秘密公司。

泰国官员Nalinee“Joy”Taveesin现在是泰国国际贸易代表。在去年离职前,她是总理英拉的内阁部长。

Taveesin于2008年8月得到她的BVI公司。那是在她被任命为泰国贸易部长的一名顾问的7个月后——距离美国财政部把她作为津巴布韦独裁者Robert Mugabe的密友列入黑名单,还有2个月。

美国财政部冻结了她的美国资产,指控她通过走私珠宝和其它代表Mugabe的妻子Grace和其他有权势的津巴布韦人所做的交易来“秘密支持非洲最腐败政权的窃国行为”。

Taveesin曾说她和Mugabe家族的关系是“严格的社交上的”,美国将她列入黑名单属于不正当关联。通过她的秘书,Taveesin直白地否认了她拥有BVI公司。ICIJ核实了她的所有权,在TrustNet的记录中写明她和她的兄弟是公司的持股人,并且包含了她在曼谷的岸上公司的营业地址。

Nalinee Taveesin.

ICIJ拿到的文件还揭露了一家属于Muller Conrad“Billy”Rautenbach的秘密公司,他是津巴布韦的商人,和Taveesin同时因为和Mugabe政权的关系被美国列入黑名单。美国财政部称Rautenbach帮助组织了在津巴布韦的大型采矿项目,“让一小部分腐败的高级官员从中渔利”。

当CTL在2006年为Rautenbach建立BVI公司时,他是一个逃亡者,逃离南非对他的诈骗指控。指控中针对他个人的那部分被驳回,但他控制的一家南非公司认罪并支付了约4百万美元的罚金。

Rautenbach否认美国当局的指控,声称在黑名单的决定中他们犯了“重大的事实和法律错误”,他的律师Ian Small Smith说。Smith称Rautenbach的BVI公司是作为“对在莫斯科的投资的特殊目的实体(SPV)”成立的,它符合所有信息披露监管。这家公司已经不再有效。

 

“金融超市”

为离岸金融的客户服务的,是一个由经纪人、会计师、律师和银行组成的高薪产业,他们提供庇护、建立金融结构,为了客户的利益给资产洗牌。

ICIJ获得的文件表明两家顶级的瑞士银行,UBS和Clariden,是如何与TrustNet合作来为客户提供位于BVI和其他离岸金融中心的保密公司。

Clariden,由Credit Suiss(瑞士信贷)所有,文件表明,它为某些客户寻求如此之高的保密程度,以至于一个TrustNet的员工称其要求是离岸实体的“圣杯”——一家公司如此隐蔽以至于当警察和监管人员想要找出所有人的身份时,他们将会“撞上一堵空白的墙”。

Clariden拒绝回答关于它和TrustNet的关系的问题。

“鉴于瑞士银行保密法,我们不能提供任何已有或假定账户持有人的信息。”银行说,“一般来说,瑞士信贷及其相关公司遵守所有他们所涉及国家的法律和规章。”

一位UBS发言人称该银行运用了“最高国际标准”来抵制洗钱,而TrustNet是“UBS客户选择的全球800个服务提供商之一,来提供财富和继承上所需的计划。其他银行的客户也会使用这些服务提供商。”

TrustNet称它自己为“金融超市”——它的工作人员包括律师、会计师和其他能提供一组保密建议来满足客户需求和盈利要求的人。这些建议可能是简单而便宜的,比如BVI上一家公司的许可证。它们也可能结构复杂,编造出多个层次,囊括了信托、公司、基金、保险产品及所谓的“挂名”董事长和持股人。

为客户建立公司后,离岸金融服务公司经常安排虚假的董事长和持股人——当公司真实的持有者不希望暴露他们的身份时的作为替身的代理人。由于这些替身不断增殖,追踪洗钱和其他犯罪的调查人员在尝试揭露离岸金融公司背后的真实持有人时,老走进死胡同。

由ICIJ、BBC和《卫报》合作完成的分析发现一群28人的“挂名董事”为超过21000个公司担任纸上代表,而每一个人代理了近4000个公司。

在这些文件中揭露的挂名代理人中,有一个在英国的操作人员,他为一家BVI公司,Tamalaris Consolidated Limited担任董事,而欧盟已宣称它是伊斯兰共和国航运公司的挂名公司,欧盟、联合国和美国已控告它资助伊朗核项目。

Thousands of offshore entities are headquartered on this building’s

third floor, which houses TrustNet’s Cook Islands office.

Photo: Alex Shprintsen

 

免罚区

国际组织已经为控制离岸金融世界的税务欺诈和腐败努力了几十年。

20世纪90年代,经济与合作组织开始推动离岸金融中心减少保密,更严厉地打击洗钱,但到了21世纪这种努力减少了。另一次针对避税港的施压发生于2009年,当时美国与UBS较量,指控它帮助美国人避税,要求瑞银为此支付7.8亿美元。德国当局也向银行和政府施压,要求共享离岸客户和账户的信息,英国首相卡梅伦宣誓要运用他在G8的领导力来帮助减少逃税和洗钱。

像这样的誓言已经被质疑,考虑到G8成员的各自角色——美国,英国,俄罗斯——作为非法所得的起源地和目的地。除了一些新的努力,对任何决心从事金融犯罪的人来说,离岸金融始终是一个“免罚区”,前美国参议院调查员Jack Blum说,他现在是一名专门从事洗钱和税务欺诈案的律师。

“偶尔地,臭气实在忍无可忍,于是某个人不得不从那里出来然后关上垃圾桶的盖子,在上面坐一会儿。”Blum说,“是有某些进步,但还有该死的很长的路要走。”

对本文亦有帮助的人有:

Mar Cabra, Kimberley Porteous, Frédéric Zalac, Alex Shprintsen, Prangtip Daorueng, Roel Landingin, François Pilet, Emilia Díaz-Struck, Roman Shleynov, Harry Karanikas, Sebastian Mondial and Emily Menkes

原文作者:ICIJ(the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  摘自译言

转载请注明:产品实验室 » 离岸金融业文件泄密 揭露离岸金融的全球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