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账户与金融经济——基于CHFS微观数据的分析

心理账户与金融经济——基于CHFS微观数据的分析

摘要

从新中国建国至今,先后经历了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中国人又迅速的融入了世界经济中。其间人口的归属与迁移、文化的融合与冲突、财富的增长与不均,都成为人们无法绕开的问题。国内外专家学者纷纷提出解决问题的理论学说和方法方案。正如“发展才是硬道理”,中国依靠改革开放使得经济得到了卓著的发展,而当进入经济转型期,有效的发挥货币金融体系的支持作用便成了解决从宏观到微观问题的焦点。围绕着借贷、消费及收入配置这些最重要的经济问题,只有让现代金融的工具服务于微观经济主体的需求,加强监管与风险控制,协调公平与效率,让金融经济的道理渗透到人们的思维行为体系中,帮助人们更好的利用市场进行交易和管理财富,才是发展的本意。
本文研究的是现实性及理论应用性很强的问题。本文引用中国家庭金融调查(CHFS)2011年数据,结合中国经济现实,以“3-4-2”心理账户内隐结构模型为基础,提取中国人借贷、消费、收入、支出、投资等账户经济数据进行分析。结果显示出账户间具有丰富的社会关联意义,心理账户对金融市场发展的广度与深度产生巨大的价值作用。作为金融消费者,支出与投资账户间具有灵活转换的特征,选择金融工具与机构的行为具有综合评估成本与收益的特征,而跨出家庭和社交圈的市场交易决策表现出偏好特征。另外,由于中国地广人多、资源分布不同,每个家庭在收入、城乡、地区、家庭代数、消费、经营、行业等内容方面存在极大差异。随着技术进步、市场竞争以及需求变化,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服务分层化体系正逐渐改变,全民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正逐步开展,人口分布的新格局正在形成,保障财富与幸福的社会体系正在完善。
本文具体的研究内容安排如下:
第一章是本文的引言部分。该部分分为论文概述和框架两部分。论文概述部分揭示全文研究的主题。通过账户分析可以了解账户间的关联意义,进而理解心理账户的作用,帮助人们从事经济决策,从而推动家庭财富增长以及社会金融经济发展。论文框架部分描述论文结构和逻辑,指出本文的创新及后续开展工作的内容。本文以2011年时点的截面数据为基础,研究家庭典型账户的关联特征及经济意义,因研究内容并未涵盖性别、教育、健康、保险等内容,同时也因缺少历史数据及价格数据等,即为以后进行更全面、更精细的分析工作指明的方向。
第二章是本文的理论基础内容部分。该部分分别从账户交易、心理账户及金融经济等方面概述国内外宏观和微观理论研究进展,介绍全文研究的背景。账户分析是通过账户资金的关联变化了解交易行为的一种定量的分析方法,可以帮助理解账户关联的经济意义。心理账户以一种内在的认知处理过程为实现特定的经济目标而影响经济决策及行为。通过心理意义上全面的账户管理,经济金融化的发展应充分调动各种市场要素,使微观市场交易行为在范围及深度上不断扩展,构成宏观金融经济发展的基础。
第三章介绍本文的引用数据、方法及分析内容,是本文的核心部分。本文使用家庭借贷、消费以及配置金融资产等调查数据,一方面进行账户资金关联变动分析,解释心理账户的作用;另一方面更进而分析收入、城乡、地区、家庭代数、消费、经营、行业等差异内容,以及对金融工具及金融机构的不同选择。本文较全面的分析家庭账户关联特征,从金融参与、金融深化等方面拓展分析家庭金融选择对金融经济发展的影响,也一定程度揭示中国金融系统在微观层面的表现。
第四章是本文的分析结果与讨论部分。首先总结本文工作成果,而后从金融需求、金融参与、金融服务质量、市场交易、行业发展等方面进行概括讨论。发挥市场“无形之手”的引导作用,建设和完善多层次的金融基础设施,将对家庭提高收入、管理支出、积累财富、控制风险发挥重要作用。金融可以促成交易,促进资源的流通,帮助每个人更好的认识和管理自己的心理账户,更大程度的追求个人价值的实现。金融也可以推动政府和市场监管机构行为的改变,推进公平公正新制度的建立。
第五章是本文的结论及政策启示部分。结论部分对分析结果进行引申阐述,揭示心理账户在金融科技、金融地理和金融决策等方面对金融经济的影响作用。政策启示部分提出向数字治理模式转变及资本和劳动平衡发展的政策建议。

关键词:心理账户,金融经济,账户分析

Abstract

From the foundin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so far, the Chinese people has experienced the planned economy and the market economy, and then quickly integrated into the world economy. Meanwhile the facts of population belonging and migration, cultural fusion and conflict, wealth increasing with inequality, which have become unable bypassed problems. Experts and scholars both at home and abroad have proposed theories, hypothesis, methods and plans of solving the problems. As “development is the absolute principle”, the Chinese economy have got outstanding development relying on reform and opening, and when entering the economic transition period, the support role of monetary and financial system which be effective played will become the focus solution from macroscopic to microcosmic issues. Around the most important economic issues of the borrowing and lending, the consumption, and the income allocation, only to let the tools of modern finance service the needs of microeconomic units, strengthen supervision and risk control, coordinate fairness and efficiency, make the law of economic and finance integrate into people’s thinking and behavior system, help people make deals and manage household wealth better on the market, which is the intention of development.
The question of this paper studied is of the reality and theoretical application. This article which quoted with the Chinese Household Financial Survey (CHFS 2011) data, based on the “3-4-2” mental accounting implicit structure model, analyzes the extraction economic data of the Chinese borrowing, transaction, income, spending and investment accounts under the circumstances of China’s economy.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re are rich social relevance meanings among the accounts, and the mental accounting should play a greater value and function on the extent and depth of the financial market development. As financial consumers, whose accounts between the expenditure and investment have flexible and convertible relationship features, whose choice behaviors of financial instruments and institutions have comprehensive assessment characteristics of cost and profit, and whose decisions show preference characters about achieving transactions on the market beyond the family and the social circle. In addition, as china is a country with vast territory, large population, and uneven distribution of resources, so there are great differences among income, urban and rural areas, region, family size, consumption, operation, industry and other content in each household.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technology, market competition and the change of demand, the financial service stratification system as represented by the bank is gradually changing, the construction investment of the national financial infrastructure is developing step by step, then the new pattern of population distribution is being formed, and the social system of protecting the wealth and well-being is improving.
The specific research contents of this paper are as follows:
The first chapter is the introduction part of this paper. This part is divided into two parts included the outline and the framework of the thesis. The theme of the whole paper is pointed out by the outline of the thesis.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the accounts, this paper will help people understand the relevance meaning among them, and know the effects of mental accounting, and make economic decision better, so as to promote the household wealth increasing and social financial economic development. The framework part describes the structure and logical of the paper, and points out the contents of the innovation and the improvement of the follow-up work. This paper studies the association characteristics and economic significance of the typical household account which based on the cross-sectional data in 2011, because of not covering the contents of gender, education, health, insurance and so on, and also lacking of historical data and price data, which points the more comprehensive and more precise research direction for the future work.
The second chapter is the theoretical basis part of this paper. It is the research progress overview of the account transaction, mental accounting and financial economic respectively, include the domestic, overseas, macro and micro theories, which describes the background of this study. Account analysis is a kind of quantitative analysis method of transaction behavior through the relevance changes of the accounts’ funds, which can help us understand the economic significance of the relevance accounts. Mental accounting affects economic decisions and behaviors in an internal cognitive process so as to achieve specific economic goals. Through the psychological and comprehensive management of accounts, the financial development of economic should arouse the enthusiasm of the market factors entirely, expands the micro-market transactions in scope and depth insistently, and becomes the basis of the macro financial economic development.
The third chapter presents the reference data, the method and the analysis content of the paper, which is the core part of this paper. On the one hand, by using data from the household survey of borrowing, consumption and allocation of financial assets, the analysis of the accounts’ assets relevance and change explains the role of mental accounting. On the other hand, it analyzes the differences in income, urban and rural areas, regions, family size, consumption, operation, industry, and different choices of financial instruments an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in the households. It analyzes the associated characteristics of the household accounts more comprehensively, and then expands the impact analysis of family’s financial choice on financial economic development from the financial participation and the financial deepening, and also reveals the micro-level performance of China’s financial system partly in this paper.
The fourth chapter is the analysis results and discussion part of this paper. It summarizes the results of this work firstly, and then makes general discussions from the financial needs, the financial participation, the financial service quality, the market transaction, and the industry development. Playing the “invisible hand” market’s guiding role to build and improve the multi-level financial infrastructure, which will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raising incomes, managing expenses, building wealth, and controlling risks for the family. Finance could lead to deals, promote the circulation of resources, and help each one understand and manage his own mental accounting better, and pursue the realization of the personal value greatly. Finance can also advance the change of the government and market regulators actions, and promote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new system which is fairness and justice.
The fifth chapter is the conclusion and policy implications part of this article. The conclusion part extends the analysis results from the financial technology, the financial geography and the financial decision-making, so as to reveal the influence of the mental accounts on the financial economic. The policy implications part puts forward policy recommendations for the transformation to digital governance mode and the balance development between capital and labor.

Keywords: Mental Accounting, Financial Economic, Account Analysis

目录

第1章 引言
1.1论文概述
1.2论文框架
1.2.1论文结构及逻辑
1.2.2论文创新及需改进之处
第2章 背景
2.1账户交易
2.2心理账户
2.3金融经济 1
第3章 分析
3.1借贷关系分析
3.1.1家庭经营借贷分析
3.1.2家庭借款综合分析
3.2交易分布分析
3.2.1消费分析
3.2.2信用消费的区域分析
3.3收入影响分析
3.3.1收入及资产分析
3.3.2收入配置的进一步分析
3.4金融参与分析
3.4.1股权参与分析
3.4.2债务债权参与分析
3.4.3利率敏感度分析
3.5金融化分析
第4章 结果与讨论
4.1结果
4.2讨论
第5章 结论及政策启示
5.1主要结论
5.2政策建议

第1章 引言

1.1论文概述
对于如何处理财富的问题,国家与个人作为两个重要的参与者,不仅在中国乃至在全世界都是未解的难题。中国正是通过不断发挥市场的力量,将产业与资本的结合,依靠国家投资奠定制造工业基础,创造和积累国民财富,重新融入现代世界潮流,成为当前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宏观上单一过度的投资增加规模所必然带来经济效益落后的严重问题相比,市场化交易从微观向追逐效率和精细化分工转变,具有增加产品供给、提高收入、有效配置资金、保持居民财富增长的优势。从制度供给论的角度看,交易需求会推动相关制度的建立,会以时代精神、语言思维方式等影响到人们的各种行为。以汇集信息、资金、情感、博弈的现代金融市场为代表,以财富的名义带给居民(个人和企业)如消费者、债务债权人、投资者、所有者、法人主体等各样的身份,通过借出、融资、投资等货币资金需求及供给行为,将人们融合于货币、证券、期货等国内国际市场。
货币的流动通常是实现了交易参与方对资源的互换,被抽象为账户的记账操作并记录于报表中。在以银行为中心的现代金融系统中,账户体系的建立更是意义重大。现代交易银行的价值正是通过存款、取款、转账、支付的基本职能完善账户管理,实现资金的收支调度及在交易对手间顺畅流通,从而提升服务质量和竞争力,建成社会范围的金融网络基础设施。这种以账户报表为基础的算经济账的方式通常是在财务管理及核算体系下,以获取最大利润为目标的方式进行的。因而,当明确了经济主体,无论是企业、个人或是国家,使用以账户分析管理为基础的资产负债表分析方法,都对经济行为进行评估发挥重要作用。
另一方面,非理性的存在也指出人的需求目标的影响作用,成为经济研究及市场领域关注的重要内容。Beckerman(1956)发现文化、语言等因素会影响贸易成本,从而提出心理距离的概念。而芝加哥大学行为科学教授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1980年提出“心理账户”的概念,将心理学进一步引入到消费等更深层的经济问题中,指出更适用于大众最少占用心理资源的经济行为方式。随着对心理账户的研究日渐深入,心理影响范围已扩展到收入、支出及资产配置等个人及家庭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且以用户为中心的智能化、工具化、网络化的技术和实践的发展,人的价值在市场的推动下越来越受到重视。以互联网技术为代表体验式操作的影响带来了信息服务的迅速普及,如娱乐游戏带来的时间和金钱投入作为典型案例,虚拟产品带来虚拟账户的体验属性不仅仅是货币资产、艺术资产,更增加了时间资源、等级价值等特殊资产属性,丰富了人们对账户的认知。而第三方支付、个体间借贷(P2P)、众筹、电子货币(比特币)等交易模式、记账方式拓展了传统金融服务领域,使得只有账房先生才会关心的账本问题,开始走进了千家万户。随着财富管理时代的到来,围绕着用户建立的一站式生态化账户体系具有更大的需求,人们有限的认知资源成为最稀缺的账户资产,就在传统的货币需求及供给理论之外,开拓了新的看待货币金融的空间。
正是在个人价值发挥及市场发展的意义上,心理账户对家庭及社会财富增长产生了巨大积极作用。一方面,家庭资产如何保值增值,区域行业选择如何增加经济收入,融资方式如何平衡成本收益,家庭父代如何影响子代发展,有限的时间投入或货币支出如何得到最大的幸福等等,这些都是家庭决策面对的重要问题。从心理账户角度加以分析和应对,心理资源将成为重要的记账及配置工具,通过金融行为重构家庭的收支及存储结构,将对家庭零散的财富管理方式带来显著变革,有助于个人价值的实现,推动家庭财富的增长。另一方面,对于平衡社会财富分配和维系社会稳定等方面,在排除隐私及可行性的条件下,政府及央行用大数据统计居民所有银行账户的资金及流转,那么自然可以清楚所有国民的收入支出及财富状况,对于解决贫困、洗钱、资金短缺、以及防止因非理性而产生的“泡沫”和危机等问题起到重要作用。而在当前现实条件下,通过统计调查(如本文引用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数据)提取中国人借贷、消费、收入等重要账户数据,分析居民账户交易、金融参与、金融化表现等特征关系,来研究心理账户对家庭的金融状况的影响,并对家庭及社会的金融选择等方面做出解释,将成为一种可行方案。
1.2论文框架
1.2.1论文结构及逻辑
本文共由五部分组成,各部分主要内容概要如下:
第1章是本文的引言部分。该部分是揭示全文研究的主题,将论文的结构安排及逻辑主线进行梳理,并阐述论文创新及需改进之处。
第2章是本文的理论背景部分。将该部分独立介绍,是因为本文研究内容涉及心理学及金融学的交叉领域,而分别从账户交易、心理账户及金融经济等方面概述国内外宏观和微观理论研究进展,是理解第3章分析部分的基础。
第3章是本文的数据分析部分。本文以中国家庭金融调查(CHFS 2011)数据为研究素材,通过账户分析的方法,依照收入、支出、存储的心理账户的模型框架进行分析,先后分析借贷、消费、收入配置的问题,进而扩展分析金融参与和金融深化问题。
第4章是本文的分析结果及讨论部分。该部分是总结第3章分析工作的成果,并讨论对现实的影响及作用。
第5章是本文结论及政策启示部分。该部分得出全文结论并提出政策建议。

图1-1 本文内容逻辑图

本文以个人(家庭)金融为研究对象,首先分析个人及家庭的融资、消费及收入配置行为,再一步分析对金融产品、机构的选择,进而从微观市场层面探讨经济金融化发展的问题。为使分析更客观、具体,本文对人口数据按居住地、户籍、区域、家庭代数、年龄层、行业等进行分组对比分析,涉及到的账户主要包括收入、借贷、消费、投资、支出等,通过描述统计、相关分析及回归分析,以了解各账户间的社会关联意义,并从金融需求、金融参与、金融服务质量、市场交易、行业发展等方面讨论金融基础设施推动家庭财富增长以及社会金融经济发展。最后,分别从金融科技、金融地理、金融决策等方面概括本文研究的主要结论,并提出数字治理模式及资本和劳动平衡发展的政策建议。
1.2.2论文创新及需改进之处
本文从选题到分析,都力图在理论运用及实践应用方面做出一定创新成果。
在理论运用方面:本文一是采用账户分析的方法,分析不同微观主体的账户间的资金配置,既可了解微观经济主体的决策,同时也深入到微观市场供需交易的特征,是对现有理论方法体系的补充。二是引用“心理账户”这一行为金融交叉学科领域的概念,对借贷、消费、投资等账户进行比较分析,更全面的理解经济决策行为。三是使用现有的微观数据库,将现实问题以数量分析的方式进行理论阐释,既是发挥了现有理论的指导作用,同时也对原有理论提供了新的说明。从心理意义上进行全面的账户管理,使微观市场交易行为不断在规模、范围及深度上推进经济金融化发展的。
在实践应用方面:本文一是通过对调查数据分析,让人们对中国现今社会微观经济金融状况进行了解,尤其是个人家庭在社会中的经济位置,从而具有社会比较意义;并通过分析微观行为的市场交易现象,为经济发展及金融市场变革提供一定参考建议。二是揭示了家庭经济金融活动中的特征,对家庭财富及经济决策等问题具有解释及指导作用。从借贷、理财等现实问题出发,可以了解账户间的关联意义,进而理解心理账户的作用,给出如理解行为现象背后的原因、计算成本收益等一些更具现实操作的方式方法,帮助人们从事经济决策。三是描述了家庭与金融工具、金融机构间的互动关系,对中国金融化发展及对未来投资布局,具有一定政策指导价值。而随着技术进步、金融普及、市场活跃、制度完善,人们更加精细化的管理家庭财富,对人口的迁移分布及新的社会秩序形成具有影响作用。
本文引用心理账户的概念,不同于解释消费行为的非理性决策问题,由于缺少心理相关数据,而没有对家庭决策进行深入分析;因缺少价格数据,而对心理账户的应用如何在具体交易的价格中体现缺少探讨。由于在引用CHFS调查数据时,本文围绕从收入支出等内容来解释人们的经济行为及优化金融选择的主题,难以一一考察人们的行为集,而对研究内容做了一定取舍。例如性别及健康,通常都作为解释变量影响家庭的收入支出,又往往存在支付的刚性和选择的单一性,且个人对家庭的影响差异较大而难以准确评估,而未加使用。再如教育,侯风云和张凤兵(2007)发现,对于农村人力资本外溢对中国的城乡差距影响不明显,城市中存在农村外溢人力资本浪费的现象。因而教育成为一种潜在条件而非研究选择的影响作用的变量,而未加使用。另外,也并未对保险等内容进行分析。这是由于保险支出在总体支出中占比很小,一定程度上受民族文化量入为出理念的影响,一方面因预估及应对风险可控而存在无效支出的可能,另一方面保险收入并非理想收入渠道且存在兑付困难,还有社会形象及从业声誉等问题,这就需要对家庭保险、保障及行业发展等方面进行更进一步金融深化的分析。
由于本文引用的CHFS数据是从2011年开始,每隔两年进行再次调查。当前对外开放2011年数据,对于缺少面板数据进行长期分析,是后续持续研究的方向。中国利率市场化进程在2011年后有了明显的加快趋势,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银行向科技金融的转型,政府对农村地区引导投资行为的变化,都在更广程度上让金融普惠于民。而如何进行全账户风险管理、如何保护客户隐私、如何提升社会公正以及如何借鉴国外经验等都是后续值得深入研究的重要内容。

 

第2章 背景

2.1账户交易
“账户”通常被定义为分类、记录、整理和汇总原始数据和其他会计资料的手段,起到将大量初始数据转换为有价值信息的作用。在研究方法方面,账户分析即为资产负债表分析方法的基础,通常用于以利润最大化为目的的企业经营,是公司金融在资本结构、企业估值等方面进行分析的重要方法。而随着市场化发展,国家和部门越来越成为独立的经济主体,以资产负债表(账户)为分析工具进行存量分析,可以深入的了解各经济主体的现实特征,并在评估信用水平、市场规模及预估趋势、制定政策等方面提供有益的指导。刘锡良(2010)指出以金融稳定为目标,防止如经常账户及资本账户的剧烈变化带来的危机,使用资产负债表(账户)分析的方法,可以对货币错配、期限错配及资本结构错配等问题进行国家历史变化分析及国家间比较分析,在避免产生流动性及清偿力问题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刘向耘等(2009)对中国居民资产负债表分析指出我国居民资产负债表的稳健性强,居民负债也还有一定的增长空间。李扬等(2012)对中国主权资产负债表及其风险评估指出中国各年主权资产净额均为正值且呈上升趋势,在不短的时期内,中国发生主权债务危机的可能性极低。
在理论方面,账户交易是理解人类经济行为的一种量化方式,不仅从经济学意义上解释了需求供给的问题,也可以从宏观经济中分析微观基础问题,如美国体现于其国家负债表中持续的经常账户逆差反映出美元本位的高消费低储蓄的行为。随着货币经济范围及形态的发展变化,人们对收入、支出以及财富的支配范围更加广泛、内容更加丰富,个人或被动或主动的参与到各类交易活动中,交易成本理论、信息经济理论、制度变迁理论、二元经济理论、市场失灵理论、产权理论、贫困理论、博弈论、投资组合理论、生命周期消费理论、效用论等理论学派或学说都对当前金融经济现象进行一定解释,是本文的经济理论基础。
在中国以银行为中心的金融体系中,包括储蓄存款、存管证券资金、企业存款、大额存单、债券发行等一系列措施,使得银行不仅是资金运转的中心,更是信息及资源分配的枢纽;而账户分类监管及多层次现代支付结算网络扩展,使得资金在结算便利、风险分散、信用互联的生态系统中得以有效配置。随着新生代消费市场的多元化发展,年轻居民持有各类账户的数量骤然增加,频繁的交易互动已不仅是市场行为、经济行为,同时也更表现为社会行为、心理行为,乃至法律行为、道德行为。2013年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产品的推出,生活场景化、操作便捷化、体验丰富化的金融产品快速扩大了市场占有份额,进入到越来越多的家庭中。Jones(2010)提出在发展中国家可以创造性的以家庭、社区、教会、市场、企业、私人组织及政府等多样的形式,通过以社会互动为基础的社会金融(social finance)模式满足社会、经济及服务的需求。以非洲国家肯尼亚为代表的移动电话革命带来的支付及借贷等金融服务创新,和国内以微信红包为代表的社交金融的微型账户迅速扩展,都显示出科技与社会因素的结合在帮助人们进行账户管理方面发挥的作用。Demirg-Kunt等(1998)对多国研究指出法律系统越完备,企业越倾向于对外获取成本更低的长期融资。当面对柠檬市场所带来的逆向选择问题时,依赖信用从而达成交易,则推动了以芝麻信用为代表的信用账户的快速扩展。而区块链技术又让问题有了更进了一步的阐释,Swan(2015)指出无需信用,在协同合作、账单记录、不可撤销等方面区块链技术可以使得合约自动达成,通过去中心化的方式建立个人与个人的联结,极大的增强了个人管理自己账户的能力。
当人们置身于现代金融设施中时,需要规划家庭自身的账户系统,既要参与到复杂的金融经济运转中,以自身的公平权益为基础,适应金融环境并利用金融工具进行决策;更需要确立自身的交易系统,确定明确的目标和原则,规划并分配不同预算账户的资金,更好的利用现金流进行资金筹划安排,使得家庭财富能够持续增长。因而账户交易对于下文进行心理账户分析、金融参与及金融化指标分析提供了基础。

2.2心理账户
在经济学对理性人的假设中,价格由市场决定,收入影响消费预算,依从效用理论。而消费领域中非理性人的价格成本被综合评估的现象,被芝加哥大学行为科学教授Richard Thaler在1980年提出的“心理账户”用以概括为“重要性—非重要性”的维度,并于1985年确立心理账户(mental accounting)理论。同时,Kahneman和Tversky使用“心理账户”概念解释人们在心理上对结果(尤其是经济结果)的分类记账、编码和估价,以及心理账户对人们决策行为的影响。与等额货币价值同质的经济学账户不同,心理账户具有非替代性效应、沉没成本效应、交易效用效应。Choi等(2008)对心理账户在投资组合现象中的作用进行了研究,发现投资者有时在进行资产配置时仅考虑一个账户而忽略了其它账户。李爱梅在2004年和2007年研究心理账户的非替代性及运算规则,将“心理账户”定义为人们在进行经济决策时,从心理上对财富的收入、支出以及留存进行编码、记录、分类和估价的内在心理认知过程;并指出中国人内隐的心理账户分类结构,即中国人的心理账户系统存在一个相对稳定的“3-4-2”三个维度的分类结构,验证了心理账户系统由财富的来源、财富的支出以及财富的存储方式三个维度构成,并且每个维度均有相对稳定的分类。工资收入、经营收入以及资产收入或转移收入、借入收入等,因来源不同被归为与工作相关、与经营相关及非常规收入的三类收入结构;而消费生活等必须开支、健康教育等家庭建设开支、礼品等情感维系开支、娱乐兴趣等享乐开支被归为四类支出结构账户,需要预算的计划配置;而证券账户与储蓄房产等作为风险账户与安全保障账户的代表,是进行存储的两类资产配置。心理账户是为减少心理资源的占用而进行更具效率的决策,在现实账户基础上加入处理货币现象的直接动因,如储蓄账户、固定资产账户、证券账户、消费账户等被归为重要的资产及支出账户。
心理账户的内容极广,账户间的关联又非常复杂,国内学者积累了众多研究成果。吴卫星等分别在2007年、2012年和2013年从资产流动性、主观能力感受、资产配置特征等方面研究城镇居民的投资及财富特征,证实对资产组合、金融市场参与以及国别特征的影响效应。侯风云等(2009)研究了要素的投入效果,对农村人力资本的投资经逐期传递可有效缩小城乡收入差距。邓燊(2011)推导了经济周期的资产配置模型。彭恒文(2014)探讨了金融可得性与城乡收入差距的相关性。杭斌(2015)研究发现中国城镇居民家庭在人情支出上存在显著的地位寻求特征,人情支出对消费具有更大的挤出效应。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加里•斯坦利•贝克尔在其《家庭论》中提出了家庭经济学或理性选择的方法,从物质方面的探讨扩展到家庭生活的各个方面,重点指出了家庭决策中,主要决策和次要决策之间、“情感性”的决策和其它决策之间并没有本质区别;家庭行为具有显性或隐性的经济动机,对收入分配不平等及代际影响等具有重要扩展作用。
另一方面,现代金融在对市场及机构的研究中产生了很多有重要影响力的成果,如“MM定理”提出在理想情况下融资结构的不同并不影响公司的价值。由之引出的最优融资顺序与融资偏好的分析视角对于考察中国背景的企业、家庭及个人的融资决策,都是很好的借鉴。田素华和刘依妮(2014)研究显示声誉溢价越高的企业越偏好上市融资。黄少安和钟卫东(2012)分析指出中国企业股权融资偏好的原因包括一方面构成股权融资成本各因素约束力的差异,造成股权融资成本低于债权融资成本,另一方面企业内部人的融资决策缺乏约束力,使融资人以最大化个人效用函数为目标选择。以相似的环境下家庭现实融资方式、计划未来现金流的经济决策为代表,上述研究成果对家庭这一最基本的经济单元进行银行贷款或外部借款等行为选择都具有一定解释效力。
Cocco等(2005)从生命周期方面发现消费者风险资产配置成驼峰状,证实了在劳动收入风险与资产持有风险间具有替代效应。不同于该分析以长期的时间序列数据为基础,中国家庭金融调查(CHFS)截取了2011年家庭金融经济活动的截面数据,为全面的展示分析家庭各类账户行为提供了基本数据支撑。中国家庭金融调查(CHFS)包括资产负债、保险保障、支出、收入等四类主要账户,涉及48类各种典型账户,以及补贴、分红、赔付、利息等数百个细分账户,再配以人口数据,则为通过账户交易进而解释金融选择的问题提供了帮助。中国幅员广阔、人口众多、地区间产业分工及集聚明显,城市化带来人口迁移和集中分布,家庭收入、支出、消费、投资等经济活动内容越来越多元化,随着银行等金融机构或类金融机构在家庭财富市场的耕耘拓展,家庭财富与幸福和金融的关联越来越紧密。

2.3金融经济
金融通常被定义为货币的发行、流通和回笼,贷款的发放和收回,存款的存入和提取,汇兑的往来等经济活动。作为一种资源跨期的最优配置决策的行为,金融首先在实践方面使得金融工具在经济活动总量中的比重持续增长。金融经济或经济金融化提高了各种经济资源的流动性,对于促进经济增长及居民收入提高具有重要作用。另一方面,金融意识和理论的发展为解决现实问题提供了有效指导。通过不断对现实状况做出解释,从西方货币理论到马克思资本论,再到公司金融、金融市场理论、现代资产组合理论、套利和均衡理论、行为金融理论等,金融理论的发展已构成了从微观到宏观、从个人、企业到国家、国际的系统体系。
金融经济的发展既是其自身体系的不断完善,又受到行为主体在社会、文化、历史、制度及技术进步等环境因素的影响。美国经济学家约翰·W·格利和爱德华·G·肖分别在1955年和1956年发表了《经济发展中的金融方面》和《金融中介机构与储蓄-投资过程》阐释金融与经济的关系。美国经济学家戈德史密斯1969年出版的《金融结构与金融发展》将各种金融现象归纳为金融工具、金融机构与金融结构三个方面,并提出金融规模、金融结构和金融效率的指标体系。而以金融地理学的兴起为代表,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研究地理等社会因素与金融发展的关系作用。Harvey(1973)研究了货币、空间和地点之间的关系。Dodd(1994)以货币网络概念分析产生交易的社会关系网络。Thrift(1994)在关于金融网络的研究中指出货币是具体化的、蕴含了大量的社会和文化变形,在货币分析过程中应更多地关注社会结构和具体化过程。Clark(2000)从投资管理的作用和空间结构出发,论证了金融机构和金融产品都有其特殊的历史地理条件。国内诸多学者对中国金融资源的分布也进行了多方面的研究。张凤超(2007)提出区域金融系统空间结构的根植性问题。王春艳(2007)使用空间计量方法分析人口迁移集聚及城市空间位置对房地产价格具有显著影响。王修华(2009)研究发现金融资源空间分布是一个金融集聚与扩散的过程,是金融效率的空间调整和提高的过程,也是金融功能的空间深化和完善的过程。卢佳和金雪军(2007)研究指出地理位置对区域非国有金融发展有显著影响,区域人力资本水平、信息化水平、历史经济基础等对金融发展有显著正影响,经济政策对金融发展有差异化的区域效应。“科技+金融”带来了学术及市场良性互动,推动着现代金融向多元化、多样化发展。客户对资产全方位管理、对资金多方式使用的需求,以及金融市场不稳定的现实,推动了商业银行从资产持有向低风险、稳定收益、高效粘性特点的“交易银行”转型。信息技术在卡组织的应用塑造了消费金融的新生态,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带动了金融消费的普及,云计算、大数据以及区块链等技术在金融业更广泛的应用,对提升金融效率及管理风险都产生了众多影响。
金融机构作为金融市场的核心参与者,正是不断创造各类股权和债权组成的金融工具,为客户提供丰富的产品服务及体验,通过竞争提高效率,在城乡区域间拓展出广阔的市场空间。同时,各国金融发展也在于建立一个基于民众参与、交易高效、人员高素质,且社会财富增长多途径、产值提升有效果的金融结构体系。以英美为代表的市场中心金融结构国家储蓄率的偏低,和以德日为代表银行中介金融结构国家的高储蓄率,都显示出国家金融模式选择与居民家庭经济行为一致性的特征。而在收入偏低、资产偏少的新兴经济体及欠发达国家地区,对金融基础设施及人力资本投资的不足,使得国家和民众无法形成经济良性互动,缺少积累只会带来贫困的增加及金融效率的低下。
金融不会必然带来财富的两极分化,而是可以普惠大众。陈志刚和师文明(2007)对1978年至2005年国内统计数据分析发现,金融效率的提高、金融结构的完善已经对我国收入分配不平等产生了重要影响。沈军和白钦先(2006)提出了将金融结构、功能与效率整合在金融系统内的框架。陈雨露和马勇(2013)更进一步指出,每个国家的最优金融体系结构一方面是随着本国经济和产业结构的变迁而动态演变;另一方面又受到本国“国家禀赋”的深刻影响,从而满足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真实金融需求,并最大程度地降低金融运行的成本和提升金融体系的稳定性。因此,围绕着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不能因循发达国家的模式经验,只能借鉴金融深化、金融约束、内生金融等理论,通过金融改革和开放、金融监管与消费者保护并行,建立多机构的多元市场格局,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合理引导和调节居民的预期、资产的配置方向和内容,加大人力资本投资,促进居民收入多元化、财富增长与社会经济稳定发展。

第3章 分析

本文引用西南财经大学2011年在全国范围内调查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数据(China Household Finance Survey, CHFS)进行分析。该调查采用了分层、三阶段与规模度量成比例(PPS)的抽样方法,访问了25个省(市、区)、80个县、320个社区共8,438个家庭,基本覆盖东部、中西部不同经济发展水平的区域,具有广泛的地区代表性。调查内容涉及家庭资产、负债、收入、消费、保险、保障等方面的数据,全面客观地反映了我国家庭金融的基本状况,是进行家庭金融研究的重要微观数据库。
现代经济的繁荣越来越依赖金融业,借贷与消费成为经济增长的引擎,货币及银行体系被置于经济发展的核心位置。宏观经济如是,以家庭为代表的微观经济单位也同样被卷入这一金融化过程。借贷、消费及收入成为家庭管理金钱流通的重要账目,在选择交易对手及交易产品时,对因区域、信息等因素影响的交易成本的评估,都成为家庭参与到金融工具、金融机构及金融市场的重要决策条件。下文使用SPSS(IBM SPSS Statistics 20)软件分别从借贷关系、交易分布、收入影响、金融参与度及金融化等方面进行分析,主要围绕收入、借贷、城乡区域、家庭代际结构、资产选择、机构选择等要素分析,阐释心理账户在对家庭及社会在金融选择方面的作用。本文图表数据及附录数据均来自于中国家庭金融调查2011年原始调查数据。
3.1借贷关系分析
融资是个人、家庭、企业等经济主体为满足支出而用于补充收入的方法,而融资因来源结构不同,产生借贷关系或“无偿”援助关系。这种以债务债权关系及类股权关系的表现,可将“MM定理”应用到家庭融资,即家庭会更全面的衡量融资成本,当银行贷款门槛较高时,权宜的使用借款方式,通过以情感心理为纽带的类股权方式进行心理账户替代,完成低成本融资。
为分析这种替代作用,抽取户主个人收入、经营借贷收入、家庭外总支出等数据,以城市和农村作为地区间具有资源分布差异的特征,以户主的地区迁移(户籍地区和所在地地区分别标识)作为分组标准,以从事经营活动作为面临自负盈亏的经济决策制约特征,分析户主个人收入账户变化对家庭经营借贷选择的影响,同时与家庭外总支出对比分析家庭收支的关系。对结果的预期为因农村地区资源限制,居民借款金额及来源均会受到限制;而受家庭文化影响,家庭借款将更偏向于非正规金融的亲友借贷方式;而当人口迁移时,首先面对的是资源获取渠道方式的变化,以银行贷款为代表的正规金融本应显示出成本及规模的优势,但由于路径依赖及信息不对称等因素依然存在,债务性融资仅作为补充融资来源使用。另一方面,家庭外支出也因账户转换的灵活性,起到类所有权投资的作用。
3.1.1家庭经营借贷分析
以从事经营的人群为样本对象,提取银行贷款、亲友借贷两项数据作为因变量,提取户主的个人收入作为自变量,同时提取户主的农(1)非农(0)户口信息和所在地城(0)乡(1)信息,用以区别在城乡地区因素造成的心理账户的差别作为分组变量。因而共分为四组,包括城市组(00)、农村组(11),城市迁至农村组(01)和农村迁至城市组(10)。对经营的定义为从事农业经营和工商业经营。因为选取家庭单位的经济数据进行关联分析,则家庭规模、成员性别、年龄、教育程度等则为非相关因素。
(1)个人收入与家庭银行信贷的关联分析
按地区对从事经营的家庭分组,分析户主个人收入与家庭银行信贷的关联结果显示,在城市组显示出一定的负相关性,在农村组无相关性。而其它迁移人群组(包括农村到城市和城市到农村)均表现为较强的正相关性,收入每增加1%,贷款增加1.7%左右。城市户口的人群收入较少时,可获取更多的银行贷款,而随着收入的增加会减少融资需求,表现出在融资方面的特别优势。


图3-1 个人收入与银行贷款回归分析(单位:元)

(2)个人收入与家庭其他借入的关联分析
按地区对从事经营的家庭分组,分析户主个人收入与其他借入的关联结果显示,只有农村组借款额维持在较低的稳定水平,无相关性。其它组均表现出非常强的正相关性,城市户口的经营者收入每增长1%,其它借入增加4%到5%,农村到城市组随着收入增加1%,其它借入也增加3.7%。对于进入农村的经营者(城到乡组01)有更大的相关性,显示出对融资具有更大的需求,个人收入越多,越具有通过其它渠道获取融资的需求。

图3-2 个人收入与其他借入回归分析(单位:元)

(3)家庭银行贷款与其他借入的进一步分析
对银行贷款及其他借款作对比,以城到乡组与城市组作为组别分析,分别进行描述统计。如表3-1显示,在不同家庭地区分组中,银行贷款金额具有明显的地区和户籍区别,贷款均值按组别有明显差异。迁移人群有明显融资路径依赖,城到农(01)组更倾向银行贷款,农到城(10)组更倾向其他借入。如表2将户主个人收入与家庭收入配对,以城市户籍的统计数据显示地区差异对收入的影响,以户主为代表的迁移至农村与城市常住相比,收入反而下降,显然迁移并非经济动机。而该经营者家庭平均收入明显高于全体家庭平均收入(城镇71,546元,农村27,606元),可见从事经营即作为有产者,对于摆脱贫困、提高生活水平具有重要意义。范从来和张中锦(2011)进行的分项收入分析结果也显示,工资性收入、转移性收入、财产性收入都具有扩大收入不平等的效应,而经营性收入可缩小收入不平等效应,是收入结构调整的方向。

表3-1 银行贷款与其他借入描述性统计(单位:元)

表3-2 城到乡组与城市组的配对样本描述性统计(单位:元)

由(1)至(3)分析可知:
在2011年,就农村家庭(组)来讲,其借款额始终较低,整体差异不大,且作为经营者的个人收入及借入金额都较城市地区为低,一定程度上显示出地区经营成本的差距。这在一定程度上显示出农村地区正规金融服务的缺乏,以及融资渠道的偏少。如果借款额的偏低对应于个人收入的偏低,且与农村人口流失配合分析,则对于经营来讲,就是农村地区不仅缺少投资资本,受到融资限制,且投资收益也在下降。城市户口家庭主要以其它借入资金为主要融资渠道,而借款需求较大时通过可从银行渠道进行补充。农村迁移到城市人群在融资方式上已与城市户口人群无太大差异,已逐渐融入城市经济生活。
3.1.2家庭借款综合分析
(1)对城市户口经营者借款的进一步分析
在传统意义上的家庭单位作为经济单元,以户主区域迁移及户主收入作为家庭重要经济财务指标,即将家庭经济单位建立心理账户,通过个人行为心理的经济记账,来分析融资方式的选择。从所有经营者调查数据看,选择银行贷款的原因更多的是私人关系、没有选择权及利率低,占比分别为20.2%、16.6%、13.4%。其他借款源中,平辈中亲属、朋友及兄弟姐妹占据大多数,占比分别为34.7%、30.1%、23.8%。以私人关系为主要融资动机,可以降低融资成本,显示出不完全信息博弈的特点,对城市户口人群在经营借款方面具有更多影响。
对城市经营者个人收入与银行借贷进行回归分析,则:
Y1(银行借入)=789,749.425-22.277*X1(个人收入)
即城市经营者个人收入每增长1%,对银行贷款的需求即降低22.277%。

表3-3 个人收入与银行贷款回归分析(单位:元)

建立城市户口人口在农村经营的多渠道融资进行回归分析,则:
Y2(其他借入)=96,758.242+4.67*X2(个人收入)
即城到乡组经营者个人收入每增加1%,则能增加4.67%的借款收入。

表3-4 个人收入与其他借入回归分析(单位:元)

从对城市户籍经营者筹款的分析中,可以看到,银行贷款更集中于城市且资金较大,但与收入成反向相关关系;农村中筹集金额较小,与收入成正向相关关系。综合分析,农村仍然是小额借贷的巨大市场,而在城市当中,借款源更加广泛,接触较频繁的同辈朋友圈仍然是低成本融资及主要融资途径选择。
(2)对经营者的家庭外总支出、其他借入与个人收入的分析

图3-3 个人收入与总支出回归分析(单位:元)

图3-4 总支出与其他借入回归分析(单位:元)

总支出内容包括节假日支出、红白喜事支出、教育医疗费用及其它支出。从调查数据显示,农村户口人群相对于同等收入水平,在总支出方面比例更高,更倾向于社交性支出,收入每增加1%,支出增加0.17%左右。城市到农村人群随着收入的增加在减少对家庭外的总支出,显示具有严格的预算。一定程度上,该组人群更加理性的看待借入问题,更强调通过个人收入的提高来增加借款;或者该组人群具有更稳定的社交网络。《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精选版》分析显示,农村人群将家庭对外支出作为一种投资方式,红白喜事支出增加1个百分点的回报为红白喜事收入增加1.08个百分点。在日常家庭支出与借款方面,农村组家庭借款额更稳定,显示家庭支出并不影响借入,两者账户是分开管理;而其它组则具有明显的影响效果,以农村到城市组为例,支出每增加1%,借入增加3.27%,账户间存在较强的关联作用。因而在家庭借贷关系分析中,由于信息不对称的存在,借款成本成为借款源的重要决定因素。以互助的方式在稳定的社交圈中解决筹资问题,是中国式家庭融资结构的重要内容,也正是在心理基础的作用下,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账户转换的灵活性,即通过情感维系开支的支出账户实现投资功能。
3.2交易分布分析
“交易”通常是以货币为媒介的价值交换行为,是由买卖双方参与的市场活动。为获得商品服务的效用满足而进行消费,是最重要的市场交易内容。量入为出是人们消费的主要选择,受到现实及传统文化的影响。而信用消费作为一种新型的融资工具,尽管在总体消费量中占比不大,但对消费支出型心理账户进行重新定义而兼具收入属性,表现为获取商品服务能力的提升,极大的拓展了交易行为范围。消费方式的选择、地理区域间的消费差异,以及信用交易的发展等,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经济发展活跃度及金融效率的高低。下文即以交易量作为心理账户对于记账分配的关键指标,按区域将省市分别划分为东部、中部、西部分组,以及南方和北方分组,进而分析消费的区域特征。
3.2.1消费分析
(1)支付方式与地区差异分析
消费是货币经济中最活跃的部分,在现代多元化的市场中支付方式的多样化成为最大特征,建立消费支付方式(现金、借记卡、信用卡、准贷记卡、购物卡/券、第三方支付、其它)与区域(东部、中部、西部)间的交叉表,可参见附表3,数据分析如下:
消费支付方式在区域间存在较大差异,在东部地区现金消费比例(71.9%)与持卡消费比例(借记卡11.0%、贷记卡10.5%)与中部地区(90.0%、4.3%、2.6%)和西部地区(90.2%、4.3%、2.4%)存在明显差别。银行及卡组织成为消费金融网络基础设施的主导推动者,人们分散的现金“钱包”被支付账户替代。进行皮尔逊卡方检验,结果显示在0.05水平显著(皮尔逊卡方值为92,547,400.675,自由度为12),消费支付方式受不同区域较大影响。
(2)用卡原因与区域差异分析
信用卡消费是由银行资金支持的先消费后付款的模式,对于刺激消费需求、提升居民消费水平、以及优化银行信贷结构、拉动经济增长都具有重要意义。由于以个人信用为基础,由银行作中介,将商品买卖和资金借贷相结合,这就使得消费行为金融化,人们可以从资金流的方面较长期的规划未来,通过账户的管理来安排生活。建立用卡原因(方便日常生活、享用免息期、提前消费、透支、其它)与区域(东部、中部、西部)间的交叉表,可参见附表4,数据分析如下:
中西部地区分别在方便日常生活(7.8%、6.5%)、享用免息期(8.5%、5.7%)与提前消费(10.6%、9.1%)、透支(11.3%、9.1%)存在一定差异,选择原因比例与东部地区存在明显的替代关系。进行卡方检验,结果显示在0.05水平显著(皮尔逊卡方值为1,230,276.683,自由度8),不同区域对用卡原因存在明显影响。东部地区各种用卡原因相比其他区域占比均超过七成,更认可信用消费,使用方式也更丰富,而方便生活是各地人群最认同的原因。
若将区域进行详细分组,分组内容包括(东部城市10、东部农村11、中部城市20、中部农村21、西部城市30、西部农村31),进行皮尔逊卡方检验(如表5),结果显示在0.05水平显著,用卡原因与不同区域存在明显差异,城乡间差异明显。

表3-5 用卡原因与不同区域分组卡方检验表


3.2.2信用消费的区域分析
(1)信用消费与区域差异分析
信用消费作为一种预支未来收入的灵活消费方式,伴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与青年人群消费能力的提升,首先是对现有现付(现金支付)传统经济行为的改变,同时也是对量入为出资金筹划理念的革新。
信用消费额抽取信用卡消费额(调查前一月)为代表数据,按东中西部,以及南方和北方作为区域组别分类进行描述统计(如表3-6),进而分别对区域(东部、中部、西部,北方和南方)进行独立样本t检验(如表3-7、表3-8)。结果显示各区域的信用消费额存在明显差异,东部地区信用消费群体基数大、金额高,已形成稳定的消费习惯;中部地区仍待发展,而西部地区群体两极分化更大。南方信用消费水平明显高于北方,南方地区在经济及金融发展方面比北方更具优势。

表3-5 不同区域信用消费额描述统计(单位:元)


表3-6 信用消费额独立样本检验——以东部和中部为例

表3-7 信用消费额独立样本检验——北方南方

(2)信用消费与总消费关系的进一步分析
CHFS调查数据中,总消费包括日常餐饮、固定家用、活动花销等,对总消费额与信用消费额进行回归分析,如图3-5显示,西部农村31地区总消费额与信用消费额存在极强的相关关系,总消费额增长1%,信用消费额增长0.47%。

图3-5 总消费额与信用卡消费额回归分析(单位:元)

作为金融服务属性的消费表现出明显的地理区域性差异,东部地区用卡消费比例的偏高、信用消费额均值较大且标准差居中,显示出家庭消费项目较为固定,对信用消费收支习惯相对养成,具有更强的意愿与体验。南方地区在信用消费方面较北方更加活跃,显示出较高的消费意愿和消费能力,同时也反映出较高的贷款融资信用及配置未来现金流的管理资金能力。西部农村地区信用消费额的增长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经济较为活跃,家庭会使用信用卡作为增加消费的补充手段,从而较灵活的配置家庭资金收支,正处于培养消费习惯阶段。
3.3收入影响分析
工资性收入是大多数家庭重要的收入来源。收入对家庭的健康发展的影响,一方面体现于绝对金额的多少,直接决定了可配置资源的多少;另一方面则体现于记账管理、灵活调度的能力,对家庭资产、代际影响、子代抚养及支出范围等具有明显作用。金融在跨空间、时间配置资金的直接结果是扩大了家庭的绝对支配收入金额,一定程度影响了家庭对总收入及各类资产的感知,对于工资收入、经营收入以及资产收入或转移收入、借入收入等不同来源的收入,在支出内容及资产的综合配置中发挥不同的影响作用。
3.3.1收入及资产分析
(1)家庭收入统计分析
家庭收入是家庭的各项资金收入的汇总,按百分位数将收入按5%、10%、50%、90%、95%、99%为分隔点分为七组,如表3-9所示,以考察不同收入分布群体在资产配置方面的特点。

表3-8 家庭收入描述统计(单位:元)

家庭收入较高,会在房产或证券资产方面进行更多配置。针对收入分组,在房产与证券资产配置关系方面,将房产总额与股票市值进行关联分析显示,收入最低的5%组中,其房产总额与股票总市值的关系与95-99%组具有相似的偏中度相关关系,房产价值每增加1%,约增加股票资产配置0.04%。两组具有类似的资产配置选择,一方面按收入分组解释投资能力可能并不严格,其中因为较多人群收入为负或零,且在证券资产方面配置较多,可能受到股票市值缩水的影响;另一方面,收入较高会增加资产多元配置的需求,会增加风险资产配置的绝对值,但风险资产在总资产中的配置比例会受更多因素的影响。

图3-6 房产总额与股票总市值回归分析(单位:万元)

(2)成年初期生子情况分析
家庭最重要的资产其实是家庭成员。家庭成员收入,尤其是青壮年劳动收入是构成家庭财富重要的组成部分。现代社会使得家庭规模小型化的发展,一定程度上显示出家庭经济单元经济实力的增长。另一方面,家庭户主面对角色的转换,父代对子女承担更大更直接的人力投资职责,而家庭新生代也逐渐承担起家庭经济职责。因而婚育问题成为家庭重大的经济事项,也是经济收入的重要影响因素。
抽取25-30岁人群生子状况数据,按区域城乡分组统计如图3-7左图,区域城乡仍按东中西部与城市农村组合。如图所示,生子与未生子对比,中部农村地区生子比例明显偏高,这与该地区更具有传统农耕习俗有关,生子防老是家庭进行人力投资、风险分散的经济选择。
按家庭代数分组统计如图3-7右图,家庭代数的计算指家庭成员按年龄差距在10岁以上为一代进行归类统计,如三口之家一般为2代。如图所示,对家庭代数进行分组对比,与父代和大家庭居住一起的成人生子比例更高。家庭父代在经济分担以及观念同化方面对子代生子结果具有影响效果。


图3-7 区域、是否生子、家庭代数等描述统计

(3)根据是否生子,对家庭收入与家庭资产的分析
家庭物质财产主要包括金融资产、非金融资产以及经营资产,而尤以活期存款和银行理财为代表的金融资产在家庭资产中的比重具有增长趋势。是否生子直接影响了家庭成员数量,更对家庭收入的再配置产生重大影响。
如图3-8对家庭收入与非金融资产总额回归分析。非金融资产主要表现为居家用品、电器用具等固定资产。非金融资产额与家庭收入具有一定相关性(已生和未生相关系数分别为0.651、0.418)。
如图3-9、图3-10、图3-11分别对家庭收入与活期存款、银行理财、经营总资产进行回归分析。未生子家庭收入与活期存款很强的相关性(相关系数为0.838,回归系数为0.511);经营总资产包括农业资产和工商业资产,与经营总资产也具有很强的相关性(相关系数为0.719,回归系数为1.433)。已生子家庭在资金配置的需求表现的更加充分,有计划的理财(相关系数为0.928,回归系数为0.226),减少经营风险投资(相关系数为0.148)等表现更加明显。
25-30岁人群在心理发展过程中处于成年人成熟期的早期,正面对生育及自我发展的关键期,对个人和家庭进行经济意义的配置资源的经济决策有着深刻的心理基础。这就需要妥善的进行财务管理、职业规划以及心理适应,而配置金融资产、理性看待风险价值,采用金融方式规划未来现金流及对冲风险,可促进家庭更健康的发展。


图3-8 家庭收入与非金融资产总额回归分析(单位:万元)


图3-9 家庭收入与活期存款回归分析(单位:元)


图3-10 家庭收入与银行理财总价回归分析(单位:元)


图3-11 家庭收入与工商业总资产回归分析(单位:元)

(4)父代收入与子代收入的关联分析
父代对子代的影响是客观存在的,而为评估在收入方面的经济的影响关系,下文仍选用25-30岁样本和与其匹配的父代样本数据,从子代是否生子及从事行业等方面进行分析。


图3-12 父母收入与子女收入回归分析

根据子代是否生子,父代收入与子代收入关系如图3-12。对系数进行估算,对未生子的家庭,父代收入每增加1%,子代收入增加0.421%。父代收入明显对于未生子的子代更具有影响,一方面可能对子女要求更高,也可能是未生子成员将更多精力投入到工作中,从而带来更多收入。

表3-9 父代收入与子代收入回归分析

更进一步分析如表3-11和表3-12,对同一家庭父代收入随机与子代收入进行配对,并进行配对样本t检验显示,具有明显差异。从子代收入及分布来看,因为平均收入与父代相当且标准差更小,相比于父代表现了更突出的挣钱能力,一定程度上显示人力资本投资确实起到了效果。

表3-10 父代收入与子代收入配对样本统计

表3-11 父代收入与子代收入配对样本t检验

行业是同类经济单位构成的群体,由于社会分工的差异,对于资源、知识、科技、金融等集中的不同,对从业者形成一定的职业标准和选择要求。社会经济及市场的变迁,推动了行业的周期变化,“看不见的手”发挥了对人力资源的配置作用。
参阅附表5,各行业个人收入统计显示,平均收入排名前四的为金融(序号10)、房地产(序号11)、水电煤公共服务(序号4)、科研技术(序号13)(75,089.66元、67,900.34元、58,163.26元、52,982.77元)。按收入中位数排名前四的为金融(序号10)、科研技术(序号13)、房地产(序号11)、教育业(序号16)(43,500.00元、38,500.00元、33,000.00元、30,000.00元)。收入差距在农业、水电煤服务等传统行业有明显表现(比较99与05百分位数差距与均值的比可得)。
从收入方面,进一步对同一家庭子代与父代从事行业的一致性进行统计分析,如图3-13。


图3-13 父母收入与子女从事行业一致性比较

图3-13左,显示子代在从事行业的特点:传统行业包括制造业(序号3)、服务业(序号15)、餐饮业(序号9)、采矿业(序号2)等行业,与父代从事行业具有较高的一致性(相同率减不同率分别为18.32%、10.37%、9.81%、9.11%);而对于金融(序号10)、卫生(序号17)等则明显具有差异(不同率减相同率分别为16.44%、10.34%),金融、卫生等作为快速发展的行业具有较强的竞争性(不受父代影响),不断有新生人口进入。
图3-13右,显示父代在从事行业的特点:传统行业如采矿业(序号2)、制造业(序号3)、服务业(序号15)等,子代从事同样行业有更高比例的一致性(相同率减不同率分别为9.53%、5.59%、5.17%);而房地产(序号11)、公共设施(序号14)、建筑业(序号5)等行业则明显具有差异(不同率减相同率分别为8.75%、5.50%、5.19%),家庭子代正在流出该行业。
以25-30岁抽样样本平均收入对行业平均收入增加或减少最大的行业进行描述统计,如表13。结果显示年轻人收入在卫生、批发零售、住宿餐饮、金融等行业获取超过行业平均,反映出该行业的快速发展;而在房地产、电力、信息、交通等行业则落后行业平均收入较多,反映出该行业对经验、能力和资源的需求。

表3-12 (25-30岁)抽样平均收入比行业平均收入增加及减少最大的行业

无论主动选择金融、卫生业,或者受父代从事行业影响选择零售、餐饮业,都具有较大的收入增加。而选择水电煤公共服务、交通运输业受到父代从事行业的一定影响,但与选择教育、科研技术、计算机业所带来的收入减少有类似的地方,即显示从收入角度分析行业选择的原因外,行业稳定性、机会较多及未来预期收入增加也是选择行业的重要原因。对子代选择流出房地产行业,与收入减少及行业受宏观影响具有一定原因。对行业的选择,收入是重要原因,而又与职业路径及行业门槛有关。而为达到合理的收入结果,就需要家庭进行长期综合账户管理,以达到风险及收益的平衡。
3.3.2收入配置的进一步分析
收支虽然是逻辑上方向相反的行为或流程,金融却正是起到通过投资性支出转化为未来现金收入的作用。因而在前文基础上,对家庭收入与借出款的关系从家庭代数影响、是否生子等方面进行更进一步的分析。
(1)家庭代数影响
家庭代数的增加通常反映于家庭更广泛的社会关系。因而按家庭代数分组,分析借出额与家庭收入关系,如图3-14。未生子家庭、大家族(5代)、小家庭(2代)具有较高的借出比例。5代家庭中,家庭收入与借出额具有极强的相关性,随着收入增长更倾向于对外借出款。


图3-14 按家庭代数分组,家庭收入与借出额回归分析

(2)年轻家庭是否生子影响
年轻家庭是否生子,作为对人力资本的持续投资评估对家庭经济实力及发展产生重要影响,越来越成为家庭最为重要的经济决策;而家庭对外借出款也更倾向于长期投资,是对未来回报的期望。对借出额与家庭收入关系进行统计分析,如表3-14和表3-15。结果显示对于未生子家庭,家庭收入可覆盖借出资金,且两者具有很强的相关性。“人力资本投资”一定程度上作为一种内隐账户存在,与对外情感投资都具有长期投资的属性。未生子家庭由于不用进行家庭内的人力资本投资,因而可对外进行“同类”投资。
对借出额与家庭收入关系回归分析如图3-15,并对年轻家庭未生子组的回归系数进行估算,如表3-16显示,对未生子的家庭,家庭收入每增加1%,借出额增加0.311%。

表3-13 家庭收入与借出额描述统计

表3-14 家庭收入与借出额相关分析

图3-15 按是否生子分组,家庭收入与借出额回归分析
表3-15 未生子组,家庭收入与借出额回归分析

家庭收入是维持家庭经济单位正常运行及发展的重要内容,也是具有双向交互影响的复杂命题。而本文对收入的分析,主要围绕不同条件下收入的多少对家庭各类经济决策的影响。CHFS调查数据显示,家庭收入存在明显的两极分化特征,且在资产配置方面,随收入增长将更多的配置包括房产及证券等资产。从心理学角度看,25-30岁人群在心理发展过程中处于成年人成熟期的早期。在这一阶段,培养关心及自我同一的品质,对个人的成长影响极为重要,即成为家庭物质资源配置的心理基础,对家庭经济的发展具有重要影响作用。通过是否生子、不同类型资产的配置以及借出资金等方面的分析,家庭的影响都是明显存在的,而且在地域方面存在较大差异。金融资产配置不高一定程度上显示出在家庭经济决策方面重于控制短期风险,同时也需要考虑更多的收入源而进行长期规划。子代的收入与父代在总体上差距不大,子代会根据行业收入、预期收入及工作稳定等方面综合评估,并受父代支持进行行业职业选择,顺应小型化家庭的趋势而成为家庭新的经济主体。
3.4金融参与分析
社会金融系统主要通过金融机构发行的金融工具,以债务债权的方式、所有权方式,将个人及机构连在一起。而人们也总会通过各种方式接触并参与到正式或非正式的金融关系中。参与金融活动——无论是了解金融知识或者直接接受金融产品或服务,对每个家庭都是必要的,对家庭的财富管理具有极大促进作用。
3.4.1股权参与分析
中国早已存在按银股和身股参与分红的方式,也存在过早期的证券市场。因而当20世纪90年代中国证券市场再次建立开放后,迅速的获得了广泛的参与者。围绕着企业创设、发展、壮大的发展阶段过程,金融服务的价值便是逐步参与其中,并将企业一步步引入更大范围的金融市场,从资源配置、交易过程和信息披露等方面规范和协调投资者、发行者、交易中介及监管者的行为,达到市场效率的提升和风险平水的控制。而该过程也在全社会范围发挥示范效应,通过市场集中和竞争机制而使得大众参与创造和分享社会财富。另一方面,证券市场又是一个博弈非常激烈的市场,在短期博弈中,零和游戏更加明显,且受到非理性因素的极大影响。《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精选版》统计显示,家庭对股票市场参与率为 8.84%,高达77%的炒股家庭没有从股市赚钱,“二八”法则明显,且年龄与炒股盈利成正相关关系。
为进一步了解中国家庭参与股票市场的情况,选取CHFS调查数据中持有股票的样本进行分析,按工作经历分组,对家庭收入和持有股票市值进行统计分析。如图3-16和表3-17所示,有过上市公司工作经历且保持投资习惯的人群,在使用收入进行投资的意愿相当强,持有股票平均市值远高于家庭收入,金融资产成为家庭重要的财富配置内容。如表3-18所示,收入每增长1%,就会增加5.101%的股票投资,一定程度显示出人们越熟悉金融制度及产品,越会更多的参与到金融活动中。


图3-16 家庭收入与持有股票市值分析

表3-16 家庭收入与持有股票市值描述统计

表3-17 家庭收入与持有股票市值回归分析

3.4.2债务债权参与分析
银行最基础的业务包括存款、经营贷款、住房贷款、信用卡交易等。参阅附表1,对23家银行金融机构进行分类,可概括为国有股份制商业银行、政策性银行、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发展较快的城商行及覆盖农村基层的农村信用社。国内金融机构在发展改革的不同阶段历程,银行承担了不同的职责功能。国有股份制商业银行覆盖业务及人群最广,是中国金融结构中的重要支撑;股份制商业银行是差异化金融服务的重要提供者,尤其在科技金融方面为金融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服务;农村信用社是农村基层金融服务的机构,由于其本地化经营,客户服务更为周到,在控制基层风险及推动发展方面更具优势。
(1)信用卡及储蓄业务选择分析
作为消费金融与科技金融结合前沿的信用卡业务,在20世纪50年代由银行涉足后,其所创建的巨大多边市场就开始了爆发式的增长。起于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信用卡业务,在短短20年间也开拓出十万亿级的金融消费市场,形成了以股份制商业银行领先,各类银行纷纷加入拓展规模的格局。而由信用卡及储蓄作为重要组成的零售业务成为银行规模快速增长的重要推力,对于扩大银行资产以及向交易银行转型具有重要作用,而其间具有明显交叉影响,信用卡业务对储蓄的拉动作用明显。
参见附表6,以某家股份制商业银行(序号7)看,在推销送礼、网上业务、积分优惠、还款方便成为客户选择的主要原因,分别占12.4%、46.3%、19.6%、15.1%,占据领先地位。
参见附表7,储蓄业务的竞争主要集中在国有股份制银行及农村信用社间,时间方便、费用低、程序简单、产品丰富、个人关系、无其他机构、偏好本地等方面是农村信用社吸引客户的最直接原因。股份制商业银行(序号7)在网上业务、产品丰富度两项发挥自身优势而吸引了顾客。
如图3-17左图按区域分组,图3-17右图按区域及城乡分组,分别对信用卡消费额与活期储蓄额进行回归分析,对于东部和中部地区,信用卡消费每增长1%,就会带动活期储蓄3%左右的增长;而在进一步城乡分析中,则存在较大的差异。如中部城市可带动约7%更多的储蓄,而西部减少了0.4%,西部城市则减少了0.5%,显示出不同地区需要更具体的判断家庭对各项业务的接受程度。


图3-17 信用卡消费额与活期储蓄额回归分析

(2)信用卡及经营贷款和房贷业务选择分析
信用卡及经营贷款和房贷业务具有明显的风险差别,而从金融消费者来看,信息的沟通完全可以在日常中逐步建立,对银行提出了对流程及数据的整合要求,提升主观的服务周到及便捷性,才是吸引客户的最佳方式。
首先对家庭选择银行经营贷款原因进行统计分析,如表3-19。在经营贷款方面,农村信用社(序号22)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由于针对广大农村客户,小额贷款成为其最大经营特色;也显示出在农村地区储贷联动的经营特点。股份制商业银行(序号7)在私人关系、声誉、时间地点便利(占比分别为8.8%、11.6%、5.0%)等方面占比均位列前三,成为经营贷款业务的优势。对于房贷业务(参见附表8),农村信用社(序号22)仍然占有巨大优势,而股份制商业银行(序号7)在服务好(占比20.1%)方面具有吸引房贷业务优势。

表3-18 经营贷款业务选择银行原因统计


如图3-18按区域及城乡分组,对信用卡消费及银行经营贷款进行回归分析显示,在城市地区信用卡消费对于经营贷款均为正向线性关系,中部城市地区更达到信用卡每消费增长1%,会增加473.28%的经营贷款。从均值(平均贷款额为459,436.52元,平均信用卡消费额为1,666.77元)来看,信用消费额较少而经营需求较大,是造成回归系数较大的原因。对于农村地区信用卡消费对于经营贷款均为负向线性关系,这与农村受到融资约束的情况有关。
另一方面,对于家庭经营者,家庭收入与信用卡消费没有明显相关关系,也显示出在心理账户意义上,收入与消费支出具有独立的账户属性。而信用卡消费对经营借款的提升,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信用的价值作用,使得人们更深度的参与到金融活动中。


图3-18 按区域及城乡分组,信用卡消费及银行经营贷款回归分析

3.4.3利率敏感度分析
银行理财是银行适应利率市场化过程中一种重要的手段,同时也是家庭财富管理的一种主动选择。对家庭银行理财与地区分组进行统计,如表20显示,消费者在选择银行时,国有大型股份商业银行仍然是主要选择(序号1银行占比17.30%),且在地区存在明显差异(序号1银行在东部城市占比15.60%)。城市人口选择银行理财大于农村(东部79.40%>4.50%,中部4.60%>0.90%,西部8.70%>1.90%),东部(83.9%)明显大于中部和西部,一方面显示出金融机构应对市场需求的地区差异,同时也显示出对利率敏感程度的地区差异。股份制银行(序号7)明显与重视城市布局的国有银行(序号1)在拓展西部地区方面存在差异化竞争,详细可参考附表9。

表3-19 银行理财与地区分组交叉列表(市场占比前两位)


为进一步分析人们对利率的敏感性,根据CHFS调查中A4012“您可以在明天得到 1000 元钱,或者在一年以后得到 1100 元钱。”题目答案的不同选择(明天取得 1000 元或一年后取得 1100),定义选择当前收益为利率不敏感者(占比69.43%),选择未来收益为利率敏感者(占比30.57%)。对家庭资产选择与利率敏感进行统计分析(如表3-21),并进行卡方检验,利率敏感性与各资产的选择具有显著相关性。《消费者金融素养调查分析报告》显示,金融消费者整体上对消费、储蓄和信用的态度趋于理性,但以利率问题的选择为代表的金融知识的掌握程度存在较大差异,且在城乡间和区域间的不平衡特征较为明显,会直接影响家庭支出的规划。

表3-20 资产选择与利率敏感交叉列表

3.5金融化分析
上文分析显示,个人及家庭在进行资金分配的过程中具有明确的心理账户支配作用,而且这种作用直接影响家庭与金融机构的互动往来,进而影响到金融经济的深化。由于金融交易主要表现为获取未来收益,以银行为代表的正规金融与民间筹资等非正规金融形式并存,具有深刻的成本及心理原因,以下通过引用宏观金融指标对微观家庭金融指标进行借鉴概括,分析家庭金融化的发展。提高资金使用效率、获取未来收益是家庭配置金融资产的重要目标,这种金融化不能因为初始收益较小而忽略时间的价值。正规金融及有效市场仍是未来中国改革发展的方向。
(1)金融指标计算
家庭资产主要包括现金、活期存款、定期存款、理财、股票、基金、住房、经营资产、借出资金以及固定资产等,负债主要为经营和住房贷款等。金融资产主要包括定期存款、理财资产、股票市值、基金等。参照宏观指标包括金融规模、金融结构和金融效率,使用微观数据对家庭正规金融资产进行分析如下:
金融规模定义为家庭金融资产占家庭资产的比重;
金融结构定义为家庭股票市值占家庭金融资产的比重;
金融效率定义为家庭存款(活期存款、定期存款)与家庭(经营及住房)贷款的比值。

表3-21 家庭金融规模、金融结构和金融效率与地区分组描述统计


地区分组为按地区(东部城市10,东部农村11,中部城市20,中部农村21,西部城市30,西部农村31)进行划分数据。参阅表22,分别对金融规模、金融结构、金融效率进行描述统计,并以平均值和标准差作为重点分析指标。在金融规模方面,东部城市组和中部城市组分布更接近,城乡分组分布差别最为明显。在金融结构方面,除了城乡差距外,东部农村组与中部城市组分布接近,配置股权资产水平低于东部城市组和西部城市组。在金融效率方面,中部地区,尤其是中部农村组具有较高的存贷比,主要反映出该地区受传统因素影响较大,或者贷款需求较少,或者对融资成本控制较好;与之形成明显对比的其它地区,则存在更多的融资需求,更倾向于利用正规金融工具。对家庭金融指标综合分析说明,城乡金融资产配置规模及结构方面都存在明显差异,东部城市家庭更偏向于配置金融资产且类型更丰富,西部地区更多的参与股市和银行贷款,而中部地区,尤其是中部农村对贷款更加慎重;总体上反映出金融基础设施在地区间配置的差异,且金融决策受到文化等因素影响。
(2)信用分析
信用因在社会或经济范围内使用而具有信任和借贷等不同的意义,但也并非完全独立而是别彼此有着紧密的联系。陈雨露和马勇(2008)将社会信用文化因素作为解释变量对金融业效率、金融体系结构和金融业组织形式进行分析,证实对成本的降低和对市场型体系发展的影响。以私人借贷这种典型的非正规金融为代表,如前文所述主要集中于同辈熟人圈子中,一方面因信用关系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信息不对称,直接的解决了融资问题;更重要的是以“低成本-高收益”和“投资-回报”的双方互动循环的方式提升了效率及效益。以下如表3-23和表3-24,采用心理账户交易的方式通过不同地区分组进行比较,从而量化投资收益,即收益=借入/借出。

表3-22 家庭借入借出比(>=1)与地区分组描述统计


表3-23 家庭借入借出比(<1)与地区分组描述统计


借入数据主要包括经营借入、房产借入、车辆借入及其它借入资金加总,借出金额使用原始调查数据。在借入借出比小于1的区间,在地区分组间(东部城市,东部农村,中部城市,中部农村,西部城市,西部农村)存在明显的城乡差异,城市家庭借出收益更小。在借入借出比大于1的区间,不同区域间和城乡间具有分布的较大差异,东部及中部农村地区数据分布在更大的借入借出比,一方面是该地区资金需求较大,另一方面通过社会关系确实能够帮助获取融资,从而具有更多的收益。张成思和刘泽豪(2014)对相关统计数据进一步分析指出民众金融意识的觉醒和对资本回报率更高的要求,使其通过集资和民间借贷等方式参与普通商品的炒作,从而推动普通商品金融化的发展,越来越表现出投机动机。
(3)行业地理分布分析
行业分布在地理上的分布,主要表现为从业人员数量的区域分布,参见附表10、表3-25及表3-26。除了采矿业(序号2),东部地区在各行业都吸纳更多的劳动力(参照“行数%”百分比数),而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序号7,69.9%)、金融业(序号10,72.5%)、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序号12,71.2%)占比更在70%左右。以排名第一的金融业为例,城市占比远远多过农村占比(东部:64.2%>8.3%,中部:15.2%>2.6%,西部:8.0%>1.6%),而且在地区纵向产业结构分布中,金融资源明显集中于城市(东部:5.8%>1.8%,中部:4.2%>0.7%,西部:4.0%>0.6%)。

表3-24 行业与区域人口分布交叉描述统计(东部区域分布占比前三位)

表3-25 金融行业(序号10)与区域分组人口分布交叉描述统计


根据住户户籍及所在城乡两维建立人口地区分组,包括城市组、城到农组、农到城组、农村组等四组。对地区迁移人口所属行业进行统计分析,抽出迁移人口组对未迁移组的所属行业在人口中比例的变化,从而得出迁移人口主要进入的行业,见表3-27排列前四的行业统计。农村人口迁移到城市参与行业前四位的是制造业(序号3)、建筑业(序号5)、住宿和餐饮业(序号9)、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序号12),城市人口迁移到农村参与行业前四位的是卫生、社会保障和福利业(序号17)、教育业(序号16)、电力、煤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序号4)、农、林、牧、渔业(序号1),从中可以看出,城乡存在明显设施分布差异,城市更倾向于吸收劳动服务,农村在基础设施及服务方面存在较大缺口。进行卡方检验(卡方值273,341,171.116,自由度为57),在0.05水平显著,人口所在地区分组对所属行业具有明显影响。可见区域发展,尤其是城乡发展,受益于产业分工使得城市地区聚集更多资源,为今后政府加大农村投资、发挥市场配置资源作用、平衡居民迁移及行业选择,以有利的制度及社会环境调动各种要素解决资金问题,完善农村金融基础设施提供了较大的空间。

表3-26 行业与人口迁移交叉表描述统计(变化分布占比前四位)

 

第4章 结果与讨论

4.1结果
本文通过对心理账户与关联变量的分析,阐释心理账户在家庭经济金融生活中使用的特点,而正是这种微观市场行为,奠定了宏观经济金融的基础(参阅表4-1)。

表4-1心理账户与关联变量汇总

本文主要涉及家庭重要收入账户包括个人劳动收入、家庭收入、贷款收入、借入收入,支出账户包括总支出、信用消费、总消费等,以及资产账户包括经营资产、房产、现金、存款、股票、理财等。本文努力创新的地方是对各经济账户金额在心理账户意义下进行关联分析,比较收入、城乡、地区、行业、家庭代数、支出、消费、投资等内容,得出家庭会综合评估融资成本及来源,支出与投资在心理账户配置上具有灵活性;信用消费明显存在区域差异,具有金融地理分布特征;家庭会根据社会特征灵活的将收入配置于不同资产等。通过分析家庭在金融产品及机构的选择,得出心理账户在金融参与及金融深化方面对金融经济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机构的多样化发展,加速了经济金融化发展的进程,这包括提供以理财为代表的利率市场化的基础产品服务、提供信用中介、提供较高的收入竞争机制、以城市为骨干网络的运行效率布局等。与具有突出本地化服务优势的农信社相比,或是与具有更多资源实力、可提供更丰富产品的国有大型商业银行相比,股份制商业银行在差异化竞争及新科技应用方面占据更多的优势,通过降低成本、提升服务质量,以方便高效的形象吸引更多客户。对于金融消费者,降低融资成本、扩大收入来源只是金融决策的拉动力量,而增加产品信息透明度、提供一站式服务等则是重要的推动力量。认识和发挥心理账户的作用,将为对居民跨出家庭、跨出熟悉的关系圈,在更广阔的社会中交易,并对金融经济的发展提供重要推动力量。
4.2讨论
(1)金融需求
本文分析涉及多种家庭金融需求,包括选择经营性融资来源、消费方式、收入配置等内容,以及在不同利率下的资金运用特征等。以支付和资金融通服务为代表的银行中介服务,通过科技金融服务降低成本、提高体验、促成交易,通过为资金缺乏者提供融资,为资金丰富者代为理财,实现客户间交易目标达成,从而成功解决了诸多客户的资金处理问题,实现了金融在时间、空间上的价值交换和价格博弈的功能。
对于平衡多期资金配置或减少支付压力的目标,采用金融的方式将是合适的选择,而其基础在于金融教育和文化。通过教育进行金融知识的普及,让人们从小熟悉货币现象,尤其是养成储蓄习惯,这不仅是将数学教育融于生活之中,更是心理行为教育,对心理账户进行理性管理。而多层次的金融教育将为中国培养出高素质的金融精英,在金融市场及世界竞争中提供人才支撑。而塑造金融文化,通过金融影视书籍宣传、金融博物馆、货币收藏展览、金融市场热点论坛、公益咨询等多样的活动组织形式,从实践、交流、参与等方面普及金融文化。
(2)金融参与
本文分析了家庭在股票市场参与、信用卡业务、理财业务等的关联影响,尤其深入进行区域比较,反映出金融参与受金融地理差异性特点的明显影响。在广阔的地域中,正规金融活动的普及和深化程度不高受到金融产品种类单一缺乏对客户的吸引力,服务条件不能满足多层次的客户体验,监管及制度规范没有为客户提供有力的权益保障等多种因素的影响,显示出中国金融基础设施存在较大的区域差异和城乡分化的金融发展现实。
由于消费者不同心理账户的存在,对市场交易成本及价格的接受程度不同,让消费者参与到金融工具的价格制定中,对成本收益进行订制管理,将会激起更多消费者的参与积极性。同时,要享受金融带来的便利性,还需要大量的风险、效率和信用等管理者,通过鼓励有条件的金融机构及工具的创设来合理的定价风险和规划未来,建立交易各方都容易参与的、信息传导高效透明的金融市场,发展以区块链技术为代表的用分布式记账方法进行去中心化信用管理的新兴技术,不断发挥金融解决参与者面对的实际问题的价值作用。
(3)金融服务质量
本文对家庭金融资产进行指标衡量,同时描述家庭收入差距、资产差距等现实状况,提出经济金融化发展中的微观问题。当收入较低,乃至入不敷出时,会缺少金融资产。而当收入盈余,往往又不足以明辨风险,造成金融投资损失。风险和收益的评估标准在金融服务活动中仍然缺乏理性的平衡,不能合理规划未来、频发价格暴涨暴跌的极端情况正是中国当前金融化发展的问题。
需要消费者正视非理性的存在,首先做到自我保护,一方面强化常识意识,减少受价格因素等吸引而忽略风险,被具有特殊目的方的利用而使自身利益受损。另一方面应用便捷智能等行为塑造技术强化理性行为,如使用“定时提醒”强制储蓄,采用“家庭财务报表”管理资产配置及现金流等,都将成为家庭增强自身经济自主能力的途径。其次,由于金融活动尤其是投资活动需要大量的专业知识与技能,需要处理海量的信息,对消费者是一种极大的挑战。因而帮助金融消费者对各类金融产品风险进行充分揭示和识别,明确交易方各自责任权益,平衡过度透支、高杠杆借贷等金融消费行为,成为市场监管者的职责,并从立法到执法进行全面保障,支持金融消费者维护自身权益,对诈骗、欺瞒消费者的行为予以重罚。
(4)市场交易
本文突出对信用及家庭支出等进行分析,显示个人及家庭作为基本经济单位,同样具有经济主体评估成本收益的竞争属性。家庭经济活动中仍大量存在消费、融资、投资等隐型经济交换行为,市场机制的有待完善及风险控制和保障制度的不健全,成为社会进一步开放,市场进一步成熟的发展方向。
科技发展使得电子银行、电子证券等已经覆盖到了更广阔的人群,多种支付方式让交易变得更加高效安全。而金融产品的相关性很高的,一种产品的吸引,会带来相关产品的销售,这就为经济主体进行差异化竞争及为客户全面服务而获取高成长空间提供了发展机会。作为市场竞争的主体,金融机构需要根据时代及地区的特征对结构、模式等进行变革,将产品服务融于社区、融于家庭活动全程,以一站式交易银行的发展为代表将创造出更多的经济及社会价值。
(5)行业发展
本文分析了行业选择、代际影响、人口迁移等对个人及家庭活动中最为重要的内容。家庭小型化、个人经济能力的提升反映出社会健康发展的一面,个人可以通过自主选择,并在收入方面赶超父代经济地位。而另一方面,在非充分竞争时,父代对子代的行业选择影响更大,尤其是与贫富分化具有关联时,无论对社会和谐发展或是行业健康发展都是一种消极因素。因而能合理的以金融的方式促进市场化竞争,如金融资本参与股权博弈、企业并购等,可以激发市场活力、推动行业发展。
家庭活动涉及衣食住行及生老病死,也包括工作学习、代际和社交互动等,其中大量潜在交易的存在,为众多的参与者分工协作、提供丰富的产品服务提供了一个广阔的市场。而城市作为人类文明最集中的体现,聚集大量的人口,分布广泛的行业,金融基础设施也较为完善,为发挥城市中心示范效应,完善区域城乡协调发展而形成整体竞争力提供了基础。金融将人们带入市场化、带向城市化,通过精细化管理带给个人经济自主,促进人尽其才和百业兴旺。而在形成追求财富共识的同时,人们对公平公正的价值的追求,产生出对机会与民主保障的新制度的强烈诉求,孕育着新的行业形态和社会秩序。

 

第5章 结论及政策启示

从2011年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数据看,大多数家庭收入偏低,两极分化的现象已然严重,而且金融资产的配置方面表现的更极端,只有极少部分的家庭具有更多金融资产类型的配置。托马斯•皮凯蒂在其著作《21世纪资本论》中提出资本收入的差异是贫富分化及不平等的重要原因,并希望中国根据独特的国情能够依靠公共资本的优势发展出结构更加平等、面对私人利益更加注重保护公共福利的更均等的分配资本创造的财富及其赋予的经济权利的模式。中国政府在发挥税收调节作用、促进公益及反腐问题等方面已做出了重大努力,而引导资本为整理利益服务,促进其在各行业中发展新型的资产以及对参与治理发挥作用,则是中国发挥公有制经济优势并对经济结构及金融资源配置调整,促进经济民主的重要目标。Demirguc-Kunt和Levine在《金融结构和经济增长:银行、市场和发展的跨国比较》中用大量国别数据证实总体金融发展对经济成功的影响,并建议政策制定者多关注法律、监管、推进市场和银行运行的政策改革以获得更大的回报。社会向金融经济的发展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打好家庭金融的基础及对未来投资布局,而从心理账户角度重塑金融教育、消费者参与及保护,以及多层次、多主体、全区域的竞争市场格局,尤其是提升政府的治理水平和政策调控精度,以及对资本和劳动平衡发展的引导,将有力推动全民共享金融基础设施的建立和金融经济的健康发展。
5.1主要结论
通过全文分析,可概括本文研究的主要结论如下:
第一,同类账户具有预算配置的灵活性,如民间借款和银行贷款因成本和习惯因素而具有替代选择性,其中蕴含的是金融科技的影响作用。在这一巨大需求且高弹性的融资市场上,无论是个人参与的亲友借款、民间借贷、地下金融乃至寺庙经济等,还是经营需要的借贷、供应链融资、股权融资等,以及互联网及大数据技术下借贷、众筹等模式的演化发展,科技在众多的问题解决方式中越来越具有独有的价值影响。对于资金的需求与供给双方,从目标搜寻到价格谈判,从合约商定到落实交付,从交易结束到关系维持,这一个相当长的业务时间链条,在信息约束、技术约束以及非理性约束等条件下,使得传统融资市场存在诸多缺陷。而随着新技术的发展,特别是金融科技的广泛应用,为各类产品服务及组织机构的出现提供了条件,并由于快速的价值发现及提供优惠价格而更具竞争优势。
信息技术革命对金融业已经并且正在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更加便利、更低成本、基于新型信用关系、一站式体验的发展在市场的不断竞争中带给客户更大的实惠。智能化的数据分析技术有助于信息展示、分析、预测和提醒,辅助客户进行财务规划、降低债务。而社交网络、群组互动等,在促进贫困地区人口养成储蓄习惯,降低违约率,以及提升自我风险控制和定向融资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第二,消费及投资具有地域性,具有地区、文化习俗、制度、资源禀赋等金融地理因素的差异。一方面,支出账户与收入账户的差别使得人们在支出时更注重支出对象带来的效用,而以信用卡带来的先融资性消费而后还款为例,金融在支出对象安排的顺序、金额等方面可以发挥诸多作用。另一方面,区域差异使得金融基础设施的存在较大差距,对落后地区有目的的加大投资,随着金融设施的完善将不断缩小区域差距。
支出对所有市场参与的经济主体都是重要的成本内容,收益率是衡量当前或长期的支出效益的标准。而发挥金融提供信息、配置资源的功能作用,并提供奖励措施,有效利用杠杆作用,可以合理调动地区资源,形成区域间比较优势,从而开展多层次市场竞争。以银行及监管体系为代表的金融服务中枢,既是提供产品服务、家庭财富管理的经营者,也是家庭金融教育及保护消费者权益的服务者。而金融机构体系更应着眼于未来建立新型客户关系,以进行定额储蓄即赠送彩票的成功经验为例,那么研究客户需求及特征,把金融地理因素融入产品将成为必需。
第三,家庭金融决策受家庭状况、文化、市场、行业等多种因素影响。由于心理账户的多样性,尤其是在保障安全和承担风险间的偏好及目标差异,使得家庭资产的配置方向、方式、方法等方面具有极大的市场操作空间。另外,潜在的政治制度因素及非理性因素影响也不可避免。宏观因素、政策因素等会直接影响微观市场的交易成本,行业更受到政策的引导,人们也更易于跟风,受羊群效应影响而不自觉的助长市场波动。
家庭单位在处理信息不对称问题时,将收入、支出、存储进行综合评估的全账户管理是一种有效的方式方法。家庭可以理性的采用金融的方式规划家庭长期收入,从投入产出、风险控制、价值创造等方面优化决策,从而解决职业选择、财产配置、人力资本投资等家庭重要经济问题。以交易银行、“支付钱包”、财富管理等为代表的市场产品的大爆发,正在越来越深刻的影响到家庭金融决策行为,社会发展进入财富时代。而适应大众需求的保险产品的缺乏,社会保障商业补充内容的不足,大众风险管理市场的缺位等,都为未来的发展提供了机遇。
5.2政策建议
本文从微观治理及平衡财富分配的角度,提出政策建议如下:
第一, 在新金融经济条件下,需要数字治理模式。
不能数字化管理,缺少准确和高效应对问题的机制,使得传统中国在进入现代化的过程中经历了一次次波折困难。现代化国家治理需要明晰的财政收支体系、产权分明和职责清晰的市场及监管机制,以及社会成员广泛参与的组织形式,而数字化管理是实现前者法制化治理的根本途径。数字化管理需要做到数据的透明与信息的全面披露,用数字分类、记录、汇总、抽象和预测客观现实,是追求平等、公正、效率的基础。中国已经越来越适应数字化时代的要求,尽管当前面临的问题仍然很多,但无论是政府报告或是媒体报道,数据统计都在发挥越来越大的影响作用。从政府去产能、促调整的措施,到鼓励“双创”、“互联网+”,进而到加强社会保障、调整税收政策等,宏观数据统计在经济持续发展、就业转移、维护社会公平等方面为解决生产和分配问题而贡献了巨大力量。在微观市场方面,以血缘为基础构成的基本信用关系和经济关系,正在中国城市化和人口迁移的进程中慢慢瓦解,而换之以职业分工、协同工作、地域文化加速融合、交易频繁、全民互动的市场信用关系及社会去中心化的发展态势。而如何全面描述这种变化确需要搜集更多维度的数据进行分析,而且随着以区块链技术发展为代表在数字货币的潜在应用价值,提出了更加精细的数据治理模式的要求。
在金融经济社会,金融促进跨时间、空间的价值交换的作用影响极大,国家面临的是更加复杂的数据治理问题。金融市场的波动,金融风险的积聚及传导,在极端环境下危及范围越来越广,对经济造成的伤害也尤为严重,尤其对于个人家庭财富的长久影响。因而无论是政府或央行统计,或是民间调查,发展数据技术已被置于举足轻重的地位,都将有利于组织或个人采用数据工具,基于数据进行或集中或分散的更具成效的决策。以银行账户管理为基础,关注资金的流转、家庭收入及资产,合理的调整税收政策,细致评估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对个人的影响,将有助于社会信用体系重构和社会持续发展。
第二, 政策需要协调资本与劳动的平衡发展。
资本和劳动既是个人、国家和社会发展的重要资源,又是国家间在财富和人口上的竞争表现,而协作为调资本与劳动的关系对于社会主义中国实现经济民主和政治民主具有重要意义。随着中国由依靠劳动积累资本阶段向发挥资本创造劳动阶段的转变,公有资本在社会范围内具有特殊的价值作用,既可通过利润分享而扩大公共投资,增加公共服务供给,为工薪阶层的创造更多劳动机会;又可通过加大对农村及中西部地区的投资,引导资本流向,为减少收入差距、平衡人口发展、维护社会稳定做出贡献。
收入包括劳动收入和资本收入,而提高劳动收入、鼓励资本收入和调节高收入,即成为财富分配的重要政策内容。收入的来源反映出经济结构的情况,而以制造业为基础的实体经济发展仍将是中国当前及未来发展的根基,增加劳动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仍是解决当前财富两极分化的必要措施。而普及个人金融,引导人们合理配置金融资产及将家庭财富转化为资本,以资本改造和促进劳动,尤其提升人力资本在劳动价值中的比重,并征收遗产累进税或资本收入累进税等,将逐步减少劳动收益较少和“拼爹”现象对社会偏见及阶层分化的不利影响,是中国经济及民生发展的重要方向和内容。

 

参考文献

[1] 陈雨露、马勇,2008:《社会信用文化、金融体系结构与金融业组织形式》,《经济研究》 第3期。
[2] 陈雨露、马勇,2013:《金融体系结构、金融效率与金融稳定》,《金融监管研究》 第5期。
[3] 陈志刚、师文明,2007:《中国金融发展规模、效率、结构与收入分配关系的实证研究》,《第七届中国青年经济学者论坛论文集》。
[4] 邓燊,2011:《基于经济周期的资产配置研究》,《金融理论与实践》 第1期。
[5] 范从来、张中锦,2011:《分项收入不平等效应与收入结构的优化》,《金融研究》 第1期。
[6] 杭斌,2015:《人情支出与城镇居民家庭消费——基于地位寻求的实证分析》,《统计研究》 第32卷第4期。
[7] 侯风云、付洁、张凤兵,2009:《城乡收入不平等及其动态演化模型构建——中国城乡收入差距变化的理论机制》,《财经研究》 第1期。
[8] 侯风云、张凤兵,2007:《农村人力资本投资及外溢与城乡差距实证研究》,《财经研究》 第8期。
[9] 黄少安、钟卫东,2012:《股权融资成本软约束与股权融资偏好——对中国公司股权融资偏好的进一步解释》,《财经问题研究》 12月。
[10] 加里•斯坦利•贝克尔,1998:《家庭论》,北京,商务印书馆。
[11] 雷蒙德•W•戈德史密斯,1994:《金融结构与金融发展》,上海,上海三联书店、上海人民出版社。
[12] 李爱梅、凌文辁,2004:《心理账户的非替代性及其运算规则》,《心理科学》 第27期。
[13] 李爱梅、凌文辁、方俐洛、肖胜,2007:《中国人心理账户的内隐结构》,《心理学报》 第39卷第4期。
[14] 李爱梅、凌文辁,2007:《心理账户理论与应用启示》,《心理科学进展》 第15卷第5期。
[15] 李扬、张晓晶、常欣、汤铎铎、李成,2012:《中国主权资产负债表及其风险评估(上)》,《经济研究》 第6期。
[16] 李扬、张晓晶、常欣、汤铎铎、李成,2012:《中国主权资产负债表及其风险评估(下)》,《经济研究》 第7期。
[17] 刘锡良,2010:《部门、国家、资产负债表与货币危机》,《经济学家》 第9期。
[18] 刘向耘、牛慕鸿、杨娉,2009:《中国居民资产负债表分析》,《金融研究》 第10期。
[19] 卢佳、金雪军,2007:《中国区域金融发展:地理环境与经济——基于金融地理学视角的实证分析》,《金融理论与实践》 第 6 期。
[20] 彭恒文,2014:《金融可得性与城乡收入差距的相关性研究》,《金融纵横》 9月。
[21] 沈军、白钦先,2006:《金融结构、金融功能与金融效率——一个基于系统科学的新视角》,《财贸经济》 第1期。
[22] 田素华、刘依妮,2014:《中国企业股权融资偏好研究———基于声誉溢价、市场势力和现金分红的视角》,《上海经济研究》 第1期。
[23] 托马斯•皮凯蒂,2014:《21世纪资本论》,北京,中信出版社。
[24] 王春艳、吴老二,2007:《人口迁移、城市圈与房地产价格——基于空间计量学的研究》,《人口与经济》 第4期。
[25] 王修华、黄明,2009:《金融资源空间分布规律:一个金融地理学的分析框架》,《经济地理》 11月。
[26] 吴卫星、徐芊、王宫,2012:《能力效应与金融市场参与:基于家庭微观调查数据的分析》,《财经理论与实践》 第33卷第178期。
[27] 吴卫星、齐天翔,2007:《流动性、生命周期与投资组合相异性——中国投资者行为调查实证分析》,《经济研究》 第2期。
[28] 吴卫星、吕学梁,2013:《中国城镇家庭资产配置及国际比较——基于微观数据的分析》,《国际金融研究》 10月。
[29] 张成思、刘泽豪,2014:《金融意识觉醒与普通商品金融化》,《新金融评论》第1期。
[30] 张凤超,2007:《基于根植性的区域金融系统空间结构研究》,《当代经济》 第9期(下)。
[31]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2015:《消费者金融素养调查分析报告》。
[32]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2011版》。
[33]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精选版》。
[34] Asli Demirguc-Kunt,and Ross Levine,2006:《金融结构和经济增长:银行、市场和发展的跨国比较》,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35] Asli Demirg-Kunt, and Vojislav Maksimovic, (1998), “Law, Finance, and Firm Growth,” Journal of Finance.
[36] Beckerman, w. (1956), “Distance and the Pattern of Intra-European Trade,” 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37] Clark, G., Feldman, M., and Gertler, M. (2000). The Oxford Handbook of Economic Geography. Oxford and New York: Oxford Press.
[38] Dodd, N. 1994. The sociology of money: economies, reason and contemporary society. Cambridge: Polity Press.
[39] Harvey, D. 1973. Social Justice and the City. London: Edward Arnold.
[40] John F. Jones, (2010), “Social finance: commerce and community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ocial Economics.
[41] James J. Choi, David Laibson, and Brigitte C. Madrian, (2008), “Mental Accounting in Portfolio Choice: Evidence from a Flypaper Effect,”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42] João F. Cocco, Francisco J. Gomes, and Pascal J. Maenhout, (2005):“Consumption and Portfolio Choice over the Life-Cycle,” 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
[43] Melanie Swan, 2015. Blockchain: Blueprint for a New Economy. O’Reilly Media.
[44] Thrift, N. 1994. On the social and cultural determinants of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enters: the case of the City of London. In Corbridge, S., Thrift, N. and Martin, R. (eds.) Money, power and space, Oxford: Basil Blackwell.

转载请注明:产品实验室 » 心理账户与金融经济——基于CHFS微观数据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