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人格

“故至诚无息,不息则久,旧则征,征则悠远,悠远则博厚,博厚则高明。博厚所以载物也,高明所以覆物也,悠久所以成物也。”——《中庸》

情感·人格

为什么中国没有诞生近代科学?这常被称作“李约瑟之谜”,像一团迷雾似乎长久的笼罩着西方向中国投射的视野。由此显示的是一辈辈优秀专家学者对中西文化的差异的深情探索。这是一种热情,如炬长燃,熊熊之势莫可抑止;这也是一种理智,如参天巨木,傲然直立无惧风霜。其中不能不没有一种慑人心魄的力量——是追求人类的福祉,是召唤人类前行的永恒精神。这福祉关系个人、民族,现在、未来;这精神指引人的全面发展,实现完满人格。于此,文化交流融通方显价值,而心理学的意义也突显出而出。本文以情感为主线,力图比较鲜活的反映中国人的情感人格,从社会、历史的角度,并逐步深入阐释其心理学意义,在探讨中加深对中国人情感人格的理解。

心理学是研究人类内心活动的外在行为的科学。在西方,成为具体科学的历史距今不过百多年,但仅从其研究内容,就足以显示其价值的重大和探究历史的久远。正如一切生物都以自身为条件而展开其生存发展之路,人类又怎能例外?单凭着一种直觉,人类便自然的规范着自身的行为,是为了融于自然发展规律之中,求得生命的安长。从婴儿之初,就已开始了改变世界和被世界改变的行程,终其一生都在追求自身的发展和完善人格的形成。此行程堪为奇妙之旅,毕竟要看很多,听很多,也思考很多。

一 .社会

思考的人是令人敬畏的。敬重的是人的价值,畏惧的是人的行为。中国人一直在思考的是合乎价值的行为。这种对人的思考可贯穿整个历史。中国人似乎很早就认识到了‘三’的意义 ,曾仕强教授在其提出的中国式管理中,把企业分为三层:基层为员工,中层为干部,高层为老板。三者贯通于共同的企业文化。不同的是:员工永远执行着既定的规章制度,处于“过去”之中;干部处理当前面临的各项任务,处于“现在”之中,而老总的任务是做决策,处于“未来”之中。三者唯以干部的责任重大,其沟通上下之功,是企业生存发展的关键。李约瑟先生曾论断,现代科学的产生需要三个条件,一是经验知识,一是怀疑态度,再者就是实验方法检验的理论系统,而中国缺少的正是最后一者。中国或许缺少理论系统,但似乎从不乏实验方法检验的精神。

在科学实验中,实验者为检验某种理论假设制定计划,在限定的条件中,观察事物的变化,在分析对比中,审慎的得出多大程度上肯定或否定的结论。实验者正是以一定的方法工具贯通实验对象和实验目的。其实中国人在进行着另一种形式的实验。在中国社会的三层(民众,政府,天道理想)中,政府不像科学实验者以“自然”为对象,可以置身事外,以人为对象,一切都处于有机联系中,而非机械式的因果联系。因而一定要审慎的行为,以避免付出巨大的甚至是惨痛的代价。只有以礼让的原则而非竞争的原则,以一种整体的有机的世界观,才能达到人们共赢的和大同的理想的实现。操纵变量是实验者价值所在,只要发现中国多出优秀政治家的现实,就足以明白中国人的气魄,也许正因中国社会一直处于物质力量较为单薄的状况中,所以组织庞大国家,不能不依靠精神力量。在人类的众多的价值追求中,唯独以道德理想的追求为远大和永恒,其中亦蕴含着人类心理发展规律不随环境制度变化的较为稳定的特性。正是这道德情操的心理变量,使中国人更注重君子与小人的区分,而非职业阶层的区分。正是古今圣贤君子的勇敢实践,“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普遍信念,标志着人世的楷模,凝聚着集群的力量,代代效尤。即使巫术、占卜,亦显示出此心理逻辑的似柔弱却刚强的特性;即使困顿、艰辛,亦表达出对此道德理想的坚定。——也许原始、野蛮、愚民,但这毕竟是人们最踏实的感受,也只是当政者变通的手段而非执政的宗旨。正所谓:“原始的是落后的,也是顽强的;文明的是先进的,也是脆弱的。”李约瑟先生也评价:“儒家没有像道家那样有兴趣与非人文的自然界,但在人类生活及思想中,开辟了用非实验性的科学方法解决问题的空间,这是他们的独创。其中表现出的不仅是改变自然界的惊人力量,更像是一座前人历史构成的知识大厦,这座大厦在欧洲还得在200年后才能建立起来。”[1]中华文明横亘数千载,一直传承此君子之人格理想的感召:“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只有以一颗赤子至诚之心体认此悠久历史,才能触及内心道德理想的震撼之感。

二.历史

历史是人对过去的记忆。大的历史关系国家民族,长久而深厚,小的历史关系个人,短暂却丰满。以史为鉴,便是要追述历史的洪流,便是要在记忆中寻找当下的意义,获取心灵的慰藉。中国浩浩史籍,记载的是沉浮之事,突显的是功过之人。人与事的结合,彪炳千秋的信仰——对至善的追求,对道德的景仰。这种理想深深植根于情感体验中:有高涨的激情,在自我道德实践的效能中,体验的是不证自明的真理,这是深刻的理智感;有平和的心境,生活中的言行举止莫不含于崇高的责任感,是坦荡立世的道德感;这样的体验熔于意志行为之中,有着功成的快感和永恒的美感。真、善、美汇于至善之中,是对历史的勾勒,更是历史的智慧。前推虽渺不可测,但仍能找到现世的起点。从周公定制封建,宗法精神并诸侯而立,血缘传统因礼仪而彰显天下,进而一贯而下数千载。这是历史的延续,又成为国运的象徵,其承家族繁衍之势,凝聚族群力量,而后又过而大之,成为感召天下之源,治平天下之基,看似柔弱无力,但却无坚不摧,可撼山动岳,不能不影响中国人的性格。因而,黄仁宇先生曾讲:“有时即使历史学家也很难区分究竟某种特色是周之性格,抑是中国人之性格。”而后孔子承周公而被尊为圣人,主要也是在弘扬这种血缘传统。

人类社会大抵沿着一定的历史逻辑展开,从氏族始,由母系至父系,部落集群而后又进入国家社会,此进程虽是随着生产力发展而演进,也确实漫长而艰险,大抵在不同地域、不同时期,只有塑人群以不同品质性格才能长久繁衍。而此也大抵鲜活的记录于人们言行之中。君子有所为,是在激励人们进取奋斗,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是自强不息的生存之道。图腾崇拜、祖先崇拜,都反映了人们不甘寂寥落寞的心理,生动展现了人们生活的风貌。君 子有所不为,是规范着人们的言行举止,创规矩设禁忌,都是在创造一种安宁的生活环境,建构一座稳固家园。地域风俗是文化的雏形,又成为文化的缩影,在教化学习之中深入每个人的情感生活之中。“德行恒易以知险,德行恒简以知阻。”先民的智慧在步步开启,巫术占卜都成为安身立命之源,华夏文明,以礼仪之邦显示着强大的亲和力,以情感体认昭示着伟大的融合力。从尧舜禹万国并立,到殷商诸侯三千,到周武分封天下数百诸侯,而后大一统之势渐入人心。炎黄子孙、龙的传人,在天下一家的血脉相连中,追逐着天下大同的理想。

家的观念源自对血缘亲情的认同,更是对孝道的当下体认,它鼓舞着人们脆弱的心理,也是在这种对父母的依恋之中,体认着生命的价值。“孝道是万物本性的根源”[2],“人们只要理解了生物界血缘关系中的生命意义,就根本不必再去寻找生命的原始造物——根本就找不到, 上一代创造了下一代生物,生物的繁衍就这样展开,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未来也如此。”[3]“在生命的根源处,人世间所有的价值标准都没有了根本意义。生命的川流不息,否定了那些随时变化着的价值,生命的原则只能体现在血缘关系中。”[4]从婴儿呱呱落地,对父母的深重依恋之情已开人生情感之河,这条河将在以后的性情修养的岁月中越流越大,在文化的不断累积中,生命的信息在民族之洋中永不干涸。“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蓄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孝道,于道德之核心,值个人一生为之奋斗,推之天下,善莫大焉,生命亘古不休。

三.情感

情绪是以生理唤起水平,面部表情,姿势和主观感觉的变化为特征的某种状态。其主要功能是帮助人们适应和生存。情感作为情绪的一个主要成份,是情绪持久稳定的沉积。

自然的进化早已赋予事物以深刻意义,情绪反应便是整体的调动着机体的各种功能以应付环境的挑战。直觉的反应更是实现人类的价值。此程序化的反应模式显现出强大的理性。或是生命的智慧天性。

心理学家荣格曾这样描述:“一般来说,事情首先是做出来的,只是过了好久之后才有人问津事情做出来的原因。”[5]“思维的诸形式,各种普遍为人所理解的手势及为数众多的姿态皆遵循着一种模式,它早在人类内省意识之前就已经建立了。”[6]“甚至可以设想,人类思维能力的早期源泉来自激烈的情感冲突的痛苦结果。”[7]正如人类身体的结构是逐渐演化而来,人类的心理意识是生命为生存,适应环境不断发展出的功能。意志行为形成习惯或特定习惯的模式,认知功能实现对事物的分析把握,而只有情感给人以整合之功。“与意识借以获得其指向经验的倾向性的明确方式相对应的机能可划分为四种:感知(感觉直觉)告诉你某种事物存在,思维告诉你它们是什么,情感告诉你是否愉快,直觉告诉你它从何处来,要到何处去。”[8]正如思维一样,情感也表现出极大的理性机能,而直觉也以一种独特的联想系统反映着其内在的逻辑。正是直觉的情感,使得人与环境融合于有机系统之中,成其意义与目的。“意义和目的并不是心理所具有的特性,它们在生命的本质中发挥作用。”[9]

古老的中华民族的智慧,对此也有着深刻的体悟。“心”作为一器官,位于人体的位置中心,又是整个机体的功能中心,成为整个生命的精粹。《医宗金鉴》讲:“形之精粹处名心。”《素问·灵兰秘典论》讲:“心者,生之本,神之变也。”心的内蕴已成灵性之所,人与自然通过“心”而感应,生命由于此延伸至宇宙洪荒。《易经》讲:“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视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因而“圣人立象以尽意,卦以尽情伪。”“象”正体现了表情达意的功能。《说文解字》讲:“仓颉之初作书,善依类象形,故为之文,其后形声相益谓之字。”此象形之字世代传递着对宇宙的直观体悟,既是语言的凝缩,诗言志,歌咏情,音声韵律的陶冶;又是思维行为的精华,理和道,礼适度,道德规范的默守。因而,许慎讲:“盖文字者,经艺之本,王政之始,前人所以垂古,后人所以识古,故曰:‘本立而道生,知天下之至碛,而不可乱也。’”《论语》讲:“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概是以知情意的心理过程,讲君子的内在修养境界,而以仁为核心,莫不是讲到历史传承的逻辑,达至大同的理想。

西方心理学家对人类的心理情感亦做出了特殊的贡献。詹姆士—兰格理论,坎农—巴德理论,以及当代认知评价理论,等等,以及各学派的独到见解,都对情绪情感的研究奠定了深厚的基础。从达尔文始,进化论的观念越来越影响着心理学的发展方向。当代,随着研究的深入,正激起了研究者越来越大的热情,情感在新的人格理论中,将处核心地位,正如荣格所讲:“心理学是唯一关注价值(情感)因素的科学,它是联接物理事件与生命的纽带。”[10]

四.人格

人类本就有着对自身的探索热情,古希腊巴菲农神庙前的石碑上赫然刻着:“人,认识你自己。”在感知经验的累积中,体认出自身的独特,增强着对世界的认识。人们以外在的世界比附着自身的行为,沟通物理事件与心理事件。人生境遇不同,使人的人格意向产生了极大差异,在中国人的内心世界中,注意力专注于情感对象,世界万事万物在有机整体中密切联系着。知觉的缓慢变化,和着自身生物节律,引起时间感受的延长,在平和宁静之中顿然有“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之感。正是这种知常守静的恬笃之心,在内省中体验着生命的延长。中国人在人际交往中所重视的面子,是一种征象,是一种坚持,是源自“家”的情感体验,是追求完善人格的自然流露,人门在追求自由中,与他人保持着巧妙的联系,可奋发图强,可同舟共济,此人格理想虽经乱世亦不能磨灭。以中国象棋作比,其普及之广,意蕴之深,是中国传统优秀军事思想的体现,是中国人民崇礼尚武精神的反映。常言:“人生如棋局”,其中却有深刻的心理意义。“将”“帅”居九宫之中,却成为全局的核心,似无为而实有为,堪称人之情感心理。“车”“马”“炮”象征人之认知心理,进退之中尽显智慧本色。“卒”“兵”,是意志的象征,而其不回头,一往无前,只能慎重行事。中国象棋与国际象棋差别极大,仅就“炮”的“翻山”之能就显示出中国人善用他人之力,而其中显露的家族意识,由家及国及天下,及民族意识的觉醒,不屈不挠顽强性格等都已是相当完美的再现。

人格是对人的整体描述,气质是其偏于自然属性的一面,性格则是偏于社会属性的一面。引用《人格科学》对人格所下的定义:“人格是认知情感和行为的复杂组织,他赋予个人生活的倾向和模式(一致性)。像身体一样,人格包含结构和过程,并且反映着天性(遗传)和教养(经验)。另外,人格包含过去的影响及对现在和未来的建构,过去的影响中包含对过去的记忆。”

五,学习

揭示人格的意义是要纵观人的长远全面的发展。中华民族是善于学习的民族,也必定只有学习,才能使人类走向完善。“苏联杰出的心理学家巴维尔·西蒙诺夫曾阐述过,人类满足自己求知欲的两条途径:1)观察周围的环境,试图用有意义的、切合实际的方法,将不知道的东西进行组织(这是科学)。2)将已知的重新组织,以便创造出新的东西(这是艺术)。”[11]在这艺术的国度中,中国人似从来都喜欢联系的看问题,科学和艺术并非截然分开,只要符合学习的人生大计和内心的满足。《论语》的主旨似乎就是要教导人们注意学习,注重此人生大计。由自己主动的学开始,到学而有成及于朋辈,进而立世及于社会,是“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这是一番学习的功夫,也只有融入了深切的情感体验,才能达至学问学术的精微之地,也才能体验到学者那份发自内心的乐处,精神愉快和心理满足,及意义价值的实现。求学是把握知识学问的过程,也是一种性情修为的过程,同样是个人与社会融通的过程。《论语》讲:“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是指小人与女子都没有学习之心,不同的是,小人不知不愿学,正是“小人喻于利”。而女子不需学,女子自是有着天生的直觉指引。尽管其各有独特价值,但放之于社会,仍能达至君子理想的共识。所谓“性相近,习相远。”君子之学正是社会发展的起始,有此起点,现实与理想融而为一;有此志向,人生可得善终,人类能得福祉。“学问是一种学习功夫,所有的意义都产生于学习者的不同理解和感受之中。个别意义成为普遍意义,个人快乐成为社会快乐,是远大目标。”[12]以诚挚之心重温《大学》之“三纲八目”:“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参考书目:

1《中国文化心理学心要》申荷永 著 人民出版社 2001年1月第一版

2《现代心理学》 李哓文 张铃 屠荣生 编著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3年第一版

3《社会心理学入门》(美)阿伦森 著 郑日昌 张珠江 译 林基 校 群众出版社 ([11]p.343)

4《人及其表象》C·G 荣格 等著 张月 译 宋运田 校 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 1989年10月第一版  ([5]p.73 [6]p.73 [7]p.73[8]p.52 [9]p.57[10]p.103)

5《心理学导论——思想与行为的认识之路》 (美)Dennis Coon 著 郑钢 等译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4年3月第一版

6《人格科学》L·A·珀文 著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1年8月第一版

7《中华科学文明史》 李约瑟 原著 柯林`罗南 改编 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 译 江晓原   策划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1年12月第一版   ([1]p.220)

8《中国科学技术史》 李约瑟 著 第五卷 第六分册 军事技术:抛射技术和攻守城技术 科学出版社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2年5月第一版

9《万历十五年》 黄仁宇 著  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 1997年5月北京第一版

10《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 黄仁宇 著 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 1992年北京第一版 1997年北京第二版

11 《伴孔子周游》 邹牧仑著 海天出版社 2002年11月第一版   ([2]p.366[3]p.366 [4]p.366[12]p.329)

12《晚学盲言》 钱穆 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4年6月第一版

 

参考杂志:

1《人文杂志》《论情感的形式潜质》 作者 顾颖 2005年1月

2 《心理学》《情绪的生态理性》 作者 庄锦英 2005年2月

转载请注明:产品实验室 » 情感·人格